杰夫·昆斯的糖果色雕塑为什么能卖到千万美元?艺术品也有经纪人

时间:2019-09-12 来源:www.chemyn.com

  原创国家人文历史2019.8.29我要分享

  文|黄薇

  第一次见到杰夫·昆斯的人,可能会稍有错愕:曾被《名利场》等时尚杂志评为“年度最佳着装男士”的他,西装领带发型全套一丝不苟,每日健身管理有素的身材,挂着闪光灯前娴熟就绪的笑容——不像惯常认知中的艺术家,倒像个明星或是高管——昆斯确在华尔街做过商品经纪人,据说以极善推销闻名。

  。图 中的《气球狗》是昆斯“庆典”系列代表作之 一,他钟情玩具、鲜花这些天真甜美的符号

  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一件昆斯的作品花几千美元就能买到,到如今这些糖果色的雕塑卖到了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美元,如果仅就回报论,无疑是极为成功的投资。这也引出一个谈论昆斯常会遇到的问题——他为什么会这么贵?

  当代艺术世界正如艺术本身一样复杂,博物馆、画廊、私人代理人、拍卖行、艺术展销会、博览会、收藏家、评论家、策展人、媒体构成了如今艺术市场五花八门的影响力联合体。艺术家们也越来越深谙如何经营自己的名声和影响力,不用害怕争议,事实往往是:越是备受争议,越发名气扶摇直上。

  博物馆是高价的重要推手之一。过去几十年中,巨额金钱涌入了艺术界,国家财政在翻新和建造博物馆上大肆花费,既是文化工程打造地标建筑,也抱有带动旅游业提振当地经济的希图。最典型的成功事例,莫过于西班牙的毕尔巴鄂。这座西班牙北部的工业城市,在20世纪90年代发展滞后,经济凋敝。当时世界上最著名的私人现代艺术博物馆之一的古根海姆博物馆,一家以连锁方式经营的艺术场馆,与毕尔巴鄂开展了合作。纽约古根海姆总馆负责提供展品、策展、专业咨询等服务;后者支付使用古根海姆品牌的权利金,负担新建博物馆、维护管理等费用,自负盈亏。毕尔巴鄂大手笔地请来了解构主义大师弗兰克·盖里设计场馆,1997年这座有着钛金属屋顶、像是抽象派艺术品的酷炫博物馆甫一竣工,便誉为盖里晚年变法的扛鼎之作,也使这座原本默默无闻的欧洲小城一夜间家喻户晓。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展出了众多现当代艺术品,大批观众蜂拥而至,直接制造一个旅游热点,为城市经济注入了活力。

  《 兔子》 ,1986年,杰夫·昆斯,不锈钢

  许多雄心勃勃的城市都想复制“毕尔巴鄂效应”,但他们最终会发现,买下一座巨大的建筑,或是盖一座最前沿的博物馆,其实是较简单的部分,而要想在博物馆里摆满“过得去的艺术品”吸引观众,这项工作难得多。原因也很简单,毕竟“过得去的艺术品”并没有那么多。从拉斐尔、达·芬奇到伦勃朗、鲁本斯,这种级别的“老大师”早已被各大名馆收入囊中,市面绝少流通的可能,就连晚近的印象派、毕加索、马蒂斯等也都大多名花有主或是拍价极其高昂。担任过7年伦敦泰特美术馆总监的威尔·贡培兹说了大实话,“如果没有高质量的‘经典’现代艺术可用,次好的选择就是‘当今’现代艺术,即在世的艺术家正在创造的作品。”博物馆的需求热情,供大于求,直接推高了当代艺术的市场价格,而经由博物馆收藏背书,艺术家的身价自然又水涨船高。

  写过《名利场:1850年以来的艺术品市场》的戈弗雷·巴克,根据他的调查和数据统计,得出一个结论:反而是在股市债券、货币及其他投资方式低迷时,艺术品价格上涨最快。简言之,艺术品是硬通货,当热钱在其他领域碰壁后,就会涌入艺术品市场。与股票市场不同,艺术市场是一个小市场,容易被合法操纵,而且这个市场可以随意定价。戈弗雷·巴克写道,苏富比和佳士得的专家对他承认,要“安排”毕加索或沃霍尔一幅画的价格,只需圈中几个人合谋就能做到。如果你认为达·芬奇卖出上亿美元可以理解,而为通常认知里“不那么有艺术价值”的当代艺术也能创此天价不平;其实很有可能是,当代艺术大概就像比特币,只要有一定的群体认可,它的流通性就诞生了,即使这种流通性只在少数富豪与美术馆之间。购买艺术其实被视为一种投资。

  昆斯作品的天价,也少不了画商的运作。就像保罗·丢朗-吕厄,印象派画商第一人,曾协助印象派画家“帮他们进入了美术史”,也是第一个将其作品成功引入到美国的画商。而说到当代艺术,高古轩是不得不提的名字,杰夫·昆斯、达明·赫斯特、村上隆等无不由它签约代理。创始人拉里·高古轩,常年跻身各大权威的全球当代艺术权力榜的前三名。他于20世纪70年代起家,极富商业头脑,年轻时在洛杉矶人行道上通过将几块钱的海报装进铝合金画框售出15美元,赚得第一桶金。他由此对艺术品产生兴趣,放弃原来投身房地产的打算,从事一种“更加高级”的生意。

  1985 年昆斯的“平衡”系列作品《三个篮 球》。

  其实这种抉择,并没有想象的隔行如隔山。有业内人士就分析,销售高端艺术与销售高端房地产实际上相差无几:艺术经纪人即是作品的“房产经纪人”,所需条件都包括位于高档场所的办事处或画廊,安排展示或是举办展览,把房产或是作品的详细资料印在精美小册子上,售房处或画廊的工作人员都穿着考究、善于辞令;房地产和艺术都将独特性作为卖点,当决定一栋房子价格的是“地段、地段、地段”时,一件艺术品的价值则往往取决于“出处、出处、出处”——谁创作的它、谁出售的它,以及它在哪个主要博物馆展出过。拉里·高古轩的过人之处,除了精准眼光、巧舌如簧与长袖善舞的社交能力,还成功运作将高古轩与奢华、顶级这样的字眼相连。他的“日不落”画廊帝国,散布纽约、比弗利山庄、巴黎、伦敦、香港、罗马和日内瓦等世界各地的高端商业地点——过去人们习惯与顶级时尚公司、五星级连锁酒店联系在一起的地方,同时替艺术家与博物馆牵线,砸下重金为他们办展,由此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艺术交易游戏的神话。当艺术家们跳到高古轩画廊,其作品价格往往直观地翻上十倍。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文|黄薇

  第一次见到杰夫·昆斯的人,可能会稍有错愕:曾被《名利场》等时尚杂志评为“年度最佳着装男士”的他,西装领带发型全套一丝不苟,每日健身管理有素的身材,挂着闪光灯前娴熟就绪的笑容——不像惯常认知中的艺术家,倒像个明星或是高管——昆斯确在华尔街做过商品经纪人,据说以极善推销闻名。

  。图 中的《气球狗》是昆斯“庆典”系列代表作之 一,他钟情玩具、鲜花这些天真甜美的符号

  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一件昆斯的作品花几千美元就能买到,到如今这些糖果色的雕塑卖到了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美元,如果仅就回报论,无疑是极为成功的投资。这也引出一个谈论昆斯常会遇到的问题——他为什么会这么贵?

  当代艺术世界正如艺术本身一样复杂,博物馆、画廊、私人代理人、拍卖行、艺术展销会、博览会、收藏家、评论家、策展人、媒体构成了如今艺术市场五花八门的影响力联合体。艺术家们也越来越深谙如何经营自己的名声和影响力,不用害怕争议,事实往往是:越是备受争议,越发名气扶摇直上。

  博物馆是高价的重要推手之一。过去几十年中,巨额金钱涌入了艺术界,国家财政在翻新和建造博物馆上大肆花费,既是文化工程打造地标建筑,也抱有带动旅游业提振当地经济的希图。最典型的成功事例,莫过于西班牙的毕尔巴鄂。这座西班牙北部的工业城市,在20世纪90年代发展滞后,经济凋敝。当时世界上最著名的私人现代艺术博物馆之一的古根海姆博物馆,一家以连锁方式经营的艺术场馆,与毕尔巴鄂开展了合作。纽约古根海姆总馆负责提供展品、策展、专业咨询等服务;后者支付使用古根海姆品牌的权利金,负担新建博物馆、维护管理等费用,自负盈亏。毕尔巴鄂大手笔地请来了解构主义大师弗兰克·盖里设计场馆,1997年这座有着钛金属屋顶、像是抽象派艺术品的酷炫博物馆甫一竣工,便誉为盖里晚年变法的扛鼎之作,也使这座原本默默无闻的欧洲小城一夜间家喻户晓。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展出了众多现当代艺术品,大批观众蜂拥而至,直接制造一个旅游热点,为城市经济注入了活力。

  《 兔子》 ,1986年,杰夫·昆斯,不锈钢

  许多雄心勃勃的城市都想复制“毕尔巴鄂效应”,但他们最终会发现,买下一座巨大的建筑,或是盖一座最前沿的博物馆,其实是较简单的部分,而要想在博物馆里摆满“过得去的艺术品”吸引观众,这项工作难得多。原因也很简单,毕竟“过得去的艺术品”并没有那么多。从拉斐尔、达·芬奇到伦勃朗、鲁本斯,这种级别的“老大师”早已被各大名馆收入囊中,市面绝少流通的可能,就连晚近的印象派、毕加索、马蒂斯等也都大多名花有主或是拍价极其高昂。担任过7年伦敦泰特美术馆总监的威尔·贡培兹说了大实话,“如果没有高质量的‘经典’现代艺术可用,次好的选择就是‘当今’现代艺术,即在世的艺术家正在创造的作品。”博物馆的需求热情,供大于求,直接推高了当代艺术的市场价格,而经由博物馆收藏背书,艺术家的身价自然又水涨船高。

  写过《名利场:1850年以来的艺术品市场》的戈弗雷·巴克,根据他的调查和数据统计,得出一个结论:反而是在股市债券、货币及其他投资方式低迷时,艺术品价格上涨最快。简言之,艺术品是硬通货,当热钱在其他领域碰壁后,就会涌入艺术品市场。与股票市场不同,艺术市场是一个小市场,容易被合法操纵,而且这个市场可以随意定价。戈弗雷·巴克写道,苏富比和佳士得的专家对他承认,要“安排”毕加索或沃霍尔一幅画的价格,只需圈中几个人合谋就能做到。如果你认为达·芬奇卖出上亿美元可以理解,而为通常认知里“不那么有艺术价值”的当代艺术也能创此天价不平;其实很有可能是,当代艺术大概就像比特币,只要有一定的群体认可,它的流通性就诞生了,即使这种流通性只在少数富豪与美术馆之间。购买艺术其实被视为一种投资。

  昆斯作品的天价,也少不了画商的运作。就像保罗·丢朗-吕厄,印象派画商第一人,曾协助印象派画家“帮他们进入了美术史”,也是第一个将其作品成功引入到美国的画商。而说到当代艺术,高古轩是不得不提的名字,杰夫·昆斯、达明·赫斯特、村上隆等无不由它签约代理。创始人拉里·高古轩,常年跻身各大权威的全球当代艺术权力榜的前三名。他于20世纪70年代起家,极富商业头脑,年轻时在洛杉矶人行道上通过将几块钱的海报装进铝合金画框售出15美元,赚得第一桶金。他由此对艺术品产生兴趣,放弃原来投身房地产的打算,从事一种“更加高级”的生意。

  1985 年昆斯的“平衡”系列作品《三个篮 球》。

  其实这种抉择,并没有想象的隔行如隔山。有业内人士就分析,销售高端艺术与销售高端房地产实际上相差无几:艺术经纪人即是作品的“房产经纪人”,所需条件都包括位于高档场所的办事处或画廊,安排展示或是举办展览,把房产或是作品的详细资料印在精美小册子上,售房处或画廊的工作人员都穿着考究、善于辞令;房地产和艺术都将独特性作为卖点,当决定一栋房子价格的是“地段、地段、地段”时,一件艺术品的价值则往往取决于“出处、出处、出处”——谁创作的它、谁出售的它,以及它在哪个主要博物馆展出过。拉里·高古轩的过人之处,除了精准眼光、巧舌如簧与长袖善舞的社交能力,还成功运作将高古轩与奢华、顶级这样的字眼相连。他的“日不落”画廊帝国,散布纽约、比弗利山庄、巴黎、伦敦、香港、罗马和日内瓦等世界各地的高端商业地点——过去人们习惯与顶级时尚公司、五星级连锁酒店联系在一起的地方,同时替艺术家与博物馆牵线,砸下重金为他们办展,由此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艺术交易游戏的神话。当艺术家们跳到高古轩画廊,其作品价格往往直观地翻上十倍。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