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时间:2019-08-29 来源:www.chemyn.com

  自古以来,“花草”便常常出现在文人墨客笔下,成为某些品格的象征。在中国文化中,花草除了作为观赏、吟咏之对象,也是可入馔的天然食材。

  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图/网络

  《离骚》有云:“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可见,早在战国时期,人们已有食用木兰、秋菊等自然花草的习惯。

  梅花粥

  梅是历史最悠久的果树之一,原产于我国南方,北方则以盆栽最为常见,中国人对梅花及其果实的利用,可追溯至公元前5495年至前5415年左右。

  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图/网络

  《山家清供》里记载了多种梅花食用方法,其中最简单的当属梅粥。白米煮粥,待熟后,加入落梅即成。尝一口温润香甜,似乎能看到落英缤纷的美好画面。

  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插画/逗逗的弟弟

  蒸油菜花

  雨水节气前后,是油菜花初绽之时。油菜花在我国的分布范围很广,北起呼伦贝尔草原,南至海南岛,东起长江口,西至青藏高原,都有油菜花的身影。

  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图/网络

  人们大都了解油菜籽可榨油,殊不知油菜花也能食用。油菜花清洗干净后控水,在蒸锅中一层油菜花、一层面粉地铺好,均匀拌开,再撒上少量香油,待水沸后蒸煮五六分钟,撒少许盐即可。出品清新甘甜,让春天缠绕在你的唇齿之上。

  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图/网络

  炸玉兰

  与油菜花同时开放的玉兰,也是我国主要的观赏花木之一,在南北方皆有种植。

  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图/网络

  口感丰润肥厚的玉兰花最适合用来煎炸。将玉兰花瓣洗净沥干,用鸡蛋和面粉拌匀挂糊,热油下锅,或煎或炸,直至两面金黄,香气四溢。

  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插画/逗逗的弟弟

  炸玉兰花瓣也有甜咸两党,不知你站哪一边?

  酿桃花酒

  桃隶属于蔷薇科桃属,在我国各地广泛分布。《本草纲目》有记:“桃花味苦,平,无毒”。桃花入馔的方法很多,泡酒、做酱、煮粥。

  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图/网络

  最惹人爱的莫过于桃花酒。把冰糖、洗净阴干的桃花叠放于瓶中,缓缓倒入白酒后密封,在阴凉角落处放置45天左右便可以喝了。

  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图/网络

  《桃花扇》有词“三月三刘郎到了,携手儿下妆楼,桃花粥吃个饱”。桃花做粥是另一种入馔方式,制法同梅粥相似。

  盐渍樱花

  谈及樱花,似乎总与日本文化的流行脱不了干系。然而,据史料记载,野生樱花其实发祥于喜马拉雅山麓。只是中国这片土地上的美色太多,樱花一时曾落了下风。

  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图/网络

  盐渍樱花,最能保留住樱花本身的颜色和浓郁香气。

  摘取七八分开的新鲜樱花,清洗晒干后,以一层樱花、一层海盐的顺序铺在容器内,用重物压紧两三日。待水分渗出后,另取容器,将挤干的花朵浸泡在梅子醋中,再次密封、压实。一周后,沥去水分,阴干后即可食用。

  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图/网络

  柳芽煎饼

  清明时节,柳芽萌发,又是一种入馔的好食材。柳芽煎饼是道做法非常简单的美妙春味。

  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图/网络

  采摘新鲜细嫩的柳芽,清水浸泡十分钟,洗净,投入开水中,焯三分钟,取出备用。另取容器,将玉米粉和面粉以1:1的比例混合,倒入准备好的柳芽,再加水搅拌成面糊,加盐调味。热锅凉油,倒入适量面糊摊平,煎至两面金黄即可。

  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插画/逗逗的弟弟

  槐花饼

  在人间芳菲已尽时,除了山寺桃花,始盛开的还有槐花。因此,农历四月也被称为槐月。

  槐花生长于我国黄土高原和华北平原,大体可分国槐与洋槐两种,国槐高大,有毒,不可食用;洋槐植株较矮,花成簇状,民间食用的便是洋槐了。

  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图/网络

  新鲜采摘的槐花簇去梗,投入清水洗净,轻轻揉搓,沥干多余水分,加入面粉、鸡蛋、水、精盐搅拌成面糊,用手团成球状,压扁成饼,入锅炸制。

  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插画/逗逗的弟弟

  槐花饼表皮金黄酥脆,同时花的汁水被高温迅速锁住,使甘甜清香的味道得以保留。

  藤萝饼

  土生土长的紫藤,自古便作为盆栽棚架植物,多分布于黄河、长江流域,现今已广泛种植。紫藤生命力旺盛,《花经》形容其长势为“有若蛟龙出没于波涛间”,足见其强势。

  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图/网络

  紫藤入馔,最有代表性的是北京的藤萝饼。

  取紫藤花瓣与花蕾洗净,加入白糖、黄油拌匀。和面下剂子,擀成面皮,包入拌好的藤萝,做成饼状,入锅小火煎熟。强势如紫藤,也免不了被我大吃国人吃进肚子里。

  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插画/逗逗的弟弟

  中国人吃花历史悠久,而且花样众多,南宋学者林洪在《山家清供》中收录了簷(yán)蔔煎(栀子)、蜜渍梅花、梅粥、雪霞羹、广寒糕等十余种以鲜花为原料的菜肴。明人高濂所著《遵生八笺》中记载的食用花有二十余种。不如在评论区聊一聊你吃过哪些以花为食材的美食?

  盐渍樱花、柳芽煎饼,中国人原来这么会“吃花”

  图/网络

  文丨伊森

  参考资料丨蔓玫《节气手帖:蔓玫的花花朵朵》、

  《中国国家地理》第521期、《博物》第52&135期

  除插画外,本文其它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