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本色是书生:读钟海涛先生新著天风吟有感

时间:2019-08-31 来源:www.chemyn.com

  薛明辉2019.7.21我要分享

  

  上周获赠乡贤钟海涛先生新出的诗集《天风吟》。那天是周六,海涛先生回登封了,约了一起吃饭。但我当天因事未能和海涛先生谋面,是我的学生将书带回的。书里收了海涛先生十多年来的诗歌创作,近200首诗词,海涛先生在政务、书法之余,还能写出这么多诗词,这种精神就让人敬佩了。

  钟海涛先生是河南登封人,和我是老乡。其在简介里每称自己生于 “嵩山颍水之畔”,正是他取其雅意,用诗人之笔描述登封,诗人本色可见一斑。我和海涛先生认识差不多有近20年了。犹记当年他从新郑统战部长的位置上,参加干部公选,出任郑州市文联副主席,继而郑州市文联主席,现任嵩山书画院院长,这一晃就是近二十年的光景了。

  作为郑州市文联主席,海涛先生是一名优秀的干部;在繁忙的公务之余,他醉心翰墨,以一手潇洒出尘的章草书名噪书坛,他是一名优秀的书法家;在公务书法的间隙里,他用诗歌感悟人生、记录生活、唱和酬赠,骨子里却是一名诗人。而今,作为专业书画院的执牛耳者,海涛先生更是全身心倾注于艺术创作,诗书合璧,佳作频出,相信定能再上一个新的台阶。

  今天抽了半天的时间,拜读了海涛先生的这本《天风吟》,看完之后,随手写上几句,不敢说是书评,算是读后感吧。本书中海涛先生的诗,有写景的,写祖国的山山水水,更少不了家乡的嵩山少林,有十几首都和登封有关。如《登封》诗,此诗以二十句的篇幅,从不同的角度描写了家乡,把家乡的历史、传承、典故、特色一一嵌入,从许由洗耳、武后登封到银环栓宝,把不同时期的登封代表人物、代表事件写进诗中,表达了诗人热爱家乡、为家乡自豪,为家乡鼓与呼的赤子之情。

  诗人写嵩阳书院,没有从寻常处着笔,而是写一种忧患,写出了自己的真实感悟。诗曰:“半是浑浊半是清,红尘世界有真经。他年身退寻归处,古柏之下侍丹青。”嵩阳书院作为清雅之地,是读书人向往的地方,但在如今的旅游热潮下,嵩阳书院每日熙熙攘攘,成了旅游胜地,这是双刃剑带来的结果。但诗人仍向往着这片净土,想到将来退休之后,就在参天的古柏下面写字作画,当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除了写著名的家乡著名的景点,海涛先生还写了家门口的不知名的小山,如《忆秦娥.卧牛山》:“卧牛山,雄峙嵩岳傲穹天。傲穹天,伴吾少年,魂胆平添。 蛟龙醉卧梦犹酣,何时奋起上青天,上青天,虎步生风,高入云端。”上片写卧牛山的所在地,写山的特征,写了诗人对山的印象。下片则笔锋一转,说出了诗人的少年志向,要以奋起上青天的精神,实现人生的抱负。正是诗人少年时代立下的志向,才有了今日所拥有的一切。这首词立意高远,朗朗上口,层次分明,便于理解又不失诗意,正是诗词创作中比较难把握的。

  

  本书中诗评中州书家四十一人,是一大特色,是诗人对新时期河南书法人的一个总结性回顾。海涛先生说,他的计划是写河南的书法家一百人,然后结集成册,将对河南代表书家进行一次全面的检阅。书中所收的四十一名书家,除了谢瑞阶先生我没见过,其余的我都见过,或师或友,我都比较熟悉,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用四句诗短短28字去概括一个人,把一个人的精神气质,书风特征表现出来,绝非容易之事,是对写诗者概括、提炼、修辞、炼句的考验,但海涛先生做到了。他写张海先生:“温文尔雅大气象,神州山河写苍茫。身体力行践三问,华夏大地满庭芳。”诗起句是对张海先生的印象,第二句是说张先生曾任中国书协主席,对中国的书法事业当一幅作品来经营;第三句转到了张海先生的书学精髓,就是著名的学书三问,即“自己耐得住寂寞吗?自己的精品意识强吗?自己实现超越了吗?”这三问是书法家的责任,作为一个书法家,当你浮躁的时候,请用这三问来降降心火。最后一句是说书法事业,在张海先生的带领下,出现了百花齐放、满庭争芳的大好局面。此诗由点及面,从个人到整个中国的书法事业,高度概括张海先生的书学思想和对书法事业的贡献,可谓精准到位。

  写陈天然先生:“当年威名震东瀛,字里行间荡春风。如若相见不相识,商城门头有其踪。”陈天然先生去年仙逝,陈老书法学王铎,从家乡柿子树枝干悟道,日本人对其崇拜有加。陈老大字行书气势雄伟,郑州许多地标建筑的题字都是出自其手笔,郑州古称商城,故商城门头见其踪,并非妄语。笔者少年时代对陈老的招牌字倾慕不已,走在街头仰头观看,也算是书法发蒙吧。

  写仓叟李刚田先生:“信刀刻石如耕田,铁树开花好丰年。躲进宽斋成一统,学富五车承渊源。”海涛先生和仓叟曾是同事,当年同为郑州市文联副主席,能更多的接触仓叟、了解仓叟,这是一般人不能比拟的。诗的第一句概括了仓叟刻印时的神态,第二句是说仓叟的坚持,第三句的宽斋是仓叟曾经的斋号,仓叟幼时家贫,十几岁时和其兄自己动手盖房,分得一间,取毛湘潭“今日得宽余”意颜其居。最后一句是说仓叟的学养,仓叟先生篆刻、书法、理论三门并进,著述甚丰,绝对是著作等身,虽已是古稀之年,每年新作不断,令我辈汗颜。称其学富五车,毫不为过。

  四十一人中老中青三代都有,其中王晨、米闹、颜涛、绍典等诸贤兄和我交往颇多,故读来不禁会心一笑,顿起思念之情。

  匆匆读了一遍,感慨之余,随口诌了四句诗,以此送给海涛先生,班门弄斧,聊表心意,一笑。

  诗书翰墨出真趣,

  独立潮头唱大风。

  写尽嵩山无穷奥,

  诗人本色是书生。

  收藏举报投诉

  

  上周获赠乡贤钟海涛先生新出的诗集《天风吟》。那天是周六,海涛先生回登封了,约了一起吃饭。但我当天因事未能和海涛先生谋面,是我的学生将书带回的。书里收了海涛先生十多年来的诗歌创作,近200首诗词,海涛先生在政务、书法之余,还能写出这么多诗词,这种精神就让人敬佩了。

  钟海涛先生是河南登封人,和我是老乡。其在简介里每称自己生于 “嵩山颍水之畔”,正是他取其雅意,用诗人之笔描述登封,诗人本色可见一斑。我和海涛先生认识差不多有近20年了。犹记当年他从新郑统战部长的位置上,参加干部公选,出任郑州市文联副主席,继而郑州市文联主席,现任嵩山书画院院长,这一晃就是近二十年的光景了。

  作为郑州市文联主席,海涛先生是一名优秀的干部;在繁忙的公务之余,他醉心翰墨,以一手潇洒出尘的章草书名噪书坛,他是一名优秀的书法家;在公务书法的间隙里,他用诗歌感悟人生、记录生活、唱和酬赠,骨子里却是一名诗人。而今,作为专业书画院的执牛耳者,海涛先生更是全身心倾注于艺术创作,诗书合璧,佳作频出,相信定能再上一个新的台阶。

  今天抽了半天的时间,拜读了海涛先生的这本《天风吟》,看完之后,随手写上几句,不敢说是书评,算是读后感吧。本书中海涛先生的诗,有写景的,写祖国的山山水水,更少不了家乡的嵩山少林,有十几首都和登封有关。如《登封》诗,此诗以二十句的篇幅,从不同的角度描写了家乡,把家乡的历史、传承、典故、特色一一嵌入,从许由洗耳、武后登封到银环栓宝,把不同时期的登封代表人物、代表事件写进诗中,表达了诗人热爱家乡、为家乡自豪,为家乡鼓与呼的赤子之情。

  诗人写嵩阳书院,没有从寻常处着笔,而是写一种忧患,写出了自己的真实感悟。诗曰:“半是浑浊半是清,红尘世界有真经。他年身退寻归处,古柏之下侍丹青。”嵩阳书院作为清雅之地,是读书人向往的地方,但在如今的旅游热潮下,嵩阳书院每日熙熙攘攘,成了旅游胜地,这是双刃剑带来的结果。但诗人仍向往着这片净土,想到将来退休之后,就在参天的古柏下面写字作画,当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除了写著名的家乡著名的景点,海涛先生还写了家门口的不知名的小山,如《忆秦娥.卧牛山》:“卧牛山,雄峙嵩岳傲穹天。傲穹天,伴吾少年,魂胆平添。 蛟龙醉卧梦犹酣,何时奋起上青天,上青天,虎步生风,高入云端。”上片写卧牛山的所在地,写山的特征,写了诗人对山的印象。下片则笔锋一转,说出了诗人的少年志向,要以奋起上青天的精神,实现人生的抱负。正是诗人少年时代立下的志向,才有了今日所拥有的一切。这首词立意高远,朗朗上口,层次分明,便于理解又不失诗意,正是诗词创作中比较难把握的。

  

  本书中诗评中州书家四十一人,是一大特色,是诗人对新时期河南书法人的一个总结性回顾。海涛先生说,他的计划是写河南的书法家一百人,然后结集成册,将对河南代表书家进行一次全面的检阅。书中所收的四十一名书家,除了谢瑞阶先生我没见过,其余的我都见过,或师或友,我都比较熟悉,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用四句诗短短28字去概括一个人,把一个人的精神气质,书风特征表现出来,绝非容易之事,是对写诗者概括、提炼、修辞、炼句的考验,但海涛先生做到了。他写张海先生:“温文尔雅大气象,神州山河写苍茫。身体力行践三问,华夏大地满庭芳。”诗起句是对张海先生的印象,第二句是说张先生曾任中国书协主席,对中国的书法事业当一幅作品来经营;第三句转到了张海先生的书学精髓,就是著名的学书三问,即“自己耐得住寂寞吗?自己的精品意识强吗?自己实现超越了吗?”这三问是书法家的责任,作为一个书法家,当你浮躁的时候,请用这三问来降降心火。最后一句是说书法事业,在张海先生的带领下,出现了百花齐放、满庭争芳的大好局面。此诗由点及面,从个人到整个中国的书法事业,高度概括张海先生的书学思想和对书法事业的贡献,可谓精准到位。

  写陈天然先生:“当年威名震东瀛,字里行间荡春风。如若相见不相识,商城门头有其踪。”陈天然先生去年仙逝,陈老书法学王铎,从家乡柿子树枝干悟道,日本人对其崇拜有加。陈老大字行书气势雄伟,郑州许多地标建筑的题字都是出自其手笔,郑州古称商城,故商城门头见其踪,并非妄语。笔者少年时代对陈老的招牌字倾慕不已,走在街头仰头观看,也算是书法发蒙吧。

  写仓叟李刚田先生:“信刀刻石如耕田,铁树开花好丰年。躲进宽斋成一统,学富五车承渊源。”海涛先生和仓叟曾是同事,当年同为郑州市文联副主席,能更多的接触仓叟、了解仓叟,这是一般人不能比拟的。诗的第一句概括了仓叟刻印时的神态,第二句是说仓叟的坚持,第三句的宽斋是仓叟曾经的斋号,仓叟幼时家贫,十几岁时和其兄自己动手盖房,分得一间,取毛湘潭“今日得宽余”意颜其居。最后一句是说仓叟的学养,仓叟先生篆刻、书法、理论三门并进,著述甚丰,绝对是著作等身,虽已是古稀之年,每年新作不断,令我辈汗颜。称其学富五车,毫不为过。

  四十一人中老中青三代都有,其中王晨、米闹、颜涛、绍典等诸贤兄和我交往颇多,故读来不禁会心一笑,顿起思念之情。

  匆匆读了一遍,感慨之余,随口诌了四句诗,以此送给海涛先生,班门弄斧,聊表心意,一笑。

  诗书翰墨出真趣,

  独立潮头唱大风。

  写尽嵩山无穷奥,

  诗人本色是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