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县乡村里,最后一个遛乡卖馓子的人

时间:2019-07-25 来源:www.chemyn.com

   小猪美食坊

  文:小华与小明

  图:来自网络

  丰县的乡村,多半是寂寞的,鸡鸣狗叫往往更能衬出人语的稀少,都在干活,能有多少话要说?

  遛乡人的出现往往打破这种沉寂。

  

”,已经伴随主人遛了好几个村庄,这天寒地冻的,刚出锅和昨天出锅是没有多大区别的。

?听听就诱人,于是这声吆喝,推开了半个村庄的院门。

,放在碗里一点,用开水一泡,真是难得的美味佳肴。这不是贪吃,这叫享受生活,都开80多岁了,四世同堂,还能吃几年?

、称馓子那叫不过日子。但是奇怪的事,也没见这不过日子的年轻人把家吃穷,几十年后,反而是这些贪吃的人多数做了老板,天天吃香的喝辣的。

  想当初,他们想吃把馓子也是偷偷摸摸,别人是光明正大的改善一下生活,因为他们经常改善,连卖馓子的也知道,走到此门前是不必大声吆喝的,只需在遥远地地方吆喝几声,进了此地应该悄无声息,不声不响地把生意做成,省的邻居侧目、父母唠叨、儿童眼馋。

,就上升到道德的高度,被村人评判一番。

从村东头到村西头,从村南头到村北头,竟然没有卖掉一个!只好被主人带到下一个村子,继续装嫩,继续被吆喝成“刚出锅的”。

  不管买不买,总有人探出头来,掀开盖馓子的油晃晃已经不白的白被子,看几眼,或问问价格,或只是看看馓子有没有炸老。

  主人也不生气,看了不买,问了半天不买,没啥,哪天不都是看得多买的少,谁让大家都穷的叮当响,哪有闲钱吃这东西!反正咱有的是时间,看吧,说不定看到最后,一咬牙一跺脚,“不过了”,称二斤馓子!

  

  当遛乡人的挑子换成自行车,当自行车换成电动三轮车,遛乡人的脚步再也慢不下来,他们的时间宝贵起来,再也看不到慢腾腾的身影。

这个问题,也必将伴随最后一个遛乡人的消失而不成问题。

  文:小华与小明

  图:来自网络

  丰县的乡村,多半是寂寞的,鸡鸣狗叫往往更能衬出人语的稀少,都在干活,能有多少话要说?

  遛乡人的出现往往打破这种沉寂。

  

”,已经伴随主人遛了好几个村庄,这天寒地冻的,刚出锅和昨天出锅是没有多大区别的。

?听听就诱人,于是这声吆喝,推开了半个村庄的院门。

,放在碗里一点,用开水一泡,真是难得的美味佳肴。这不是贪吃,这叫享受生活,都开80多岁了,四世同堂,还能吃几年?

、称馓子那叫不过日子。但是奇怪的事,也没见这不过日子的年轻人把家吃穷,几十年后,反而是这些贪吃的人多数做了老板,天天吃香的喝辣的。

  想当初,他们想吃把馓子也是偷偷摸摸,别人是光明正大的改善一下生活,因为他们经常改善,连卖馓子的也知道,走到此门前是不必大声吆喝的,只需在遥远地地方吆喝几声,进了此地应该悄无声息,不声不响地把生意做成,省的邻居侧目、父母唠叨、儿童眼馋。

,就上升到道德的高度,被村人评判一番。

从村东头到村西头,从村南头到村北头,竟然没有卖掉一个!只好被主人带到下一个村子,继续装嫩,继续被吆喝成“刚出锅的”。

  不管买不买,总有人探出头来,掀开盖馓子的油晃晃已经不白的白被子,看几眼,或问问价格,或只是看看馓子有没有炸老。

  主人也不生气,看了不买,问了半天不买,没啥,哪天不都是看得多买的少,谁让大家都穷的叮当响,哪有闲钱吃这东西!反正咱有的是时间,看吧,说不定看到最后,一咬牙一跺脚,“不过了”,称二斤馓子!

  

  当遛乡人的挑子换成自行车,当自行车换成电动三轮车,遛乡人的脚步再也慢不下来,他们的时间宝贵起来,再也看不到慢腾腾的身影。

这个问题,也必将伴随最后一个遛乡人的消失而不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