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课作业点评--02--消除月光的根本在重新认识欲望

时间:2019-08-31 来源:www.chemyn.com

  第2课 消费 - 美国国会议员付不起房租,一个概念帮到她

  课后作业:你们有没有犯上不同程度的“消费力错觉”呢?或者,你身边有因为犯了消费力错觉,引来灾祸的故事吗?

  音频课的第2-3节课,目的在于帮助小白减少支出、控制消费,为之后的投资做准备。

  了解一些理财知识的朋友,都知道咱们第一节课的那些内容,都明白要搭建被动收入体系。可是,好些人,好几年下来,依旧没有获得太大的成效。

  投资渠道欠缺,固然是一个重要原因,还有一个普遍存在的原因,是没能有效地控制支出。

  熟悉我的同学都知道,我长期定居在香港。

  上个月,我去东京旅行。泡完温泉回酒店,已经接近深夜11点了。经过一家咖啡厅,见里面还有五六个年轻人在温书做功课。

  第二天是工作日,那么晚了,东京地铁站却依旧像是下班高峰期,人挤人,需要门口的人保持收腹姿势,地铁门才关得上。而在地铁里,还有一个成年男子,正举着试卷在看。地铁上的招贴很多也都是与考试补习相关的。

  过马路的时候,黑压压的人群当面走来,男士都是白衬衫西服、拎着黑色的公文包、神色严肃。街头遇到的女性们,也都是差不多的发色,差不多的头发款式,差不多的服饰。

  

  当时我在想,这样的日子太可怕了。

  每天工作到深夜,第二天还要继续上班。大家只能不断更拼更努力。而在这个过程中,人和人变得越来越相似,不见了个性。

  这让我联想到一群蚂蚁,密密麻麻,辛勤耕耘,努力不辍,却让人分不出来谁是谁的一群蚂蚁。

  东京和香港,很多地方非常相似:密密麻麻的人群,窄小的空间,普遍长于其他地区的工作时间,物资的极端丰富与多元,以及由此带来的人们物质欲望的高涨和消费主义的盛行。

  人们只能为消费,继续不停地长时间工作。为了获得更高的薪水,不断地考各种证书和执照。

  富爸爸把没有财务自由的人比作仓鼠。他们一直在笼子里拼命地跑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陷入在工作、消费、再工作、再消费的恶性循环中,不得自由。

  如何才能挣破疲于奔命的困境?

  这也是很多人的困惑——“我每天都在为生活疲于奔命,如何才能改变?”

  我想,要想破掉这个恶性循环,首先必须得重新认识自己的欲望。

  这些年,日本开始流行“断舍离”的文化。想来就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再被物质所驱使,成为金钱的奴隶。通过断绝不需要的东西,舍弃多余的废物,和脱离对物品的执念,让自己从疲于奔命中挣脱出来。

  其次,设定正确的方向。明白在赚取工资收入这种需要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的主动收入同时,必须搭建被动收入体系,让自己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后,能够跳出老鼠圈,能够为自己争取到选择权和一定的自由。

  最后,坚持向着目标去做,直到有一天,你挣脱了生存的束缚,便能为人生找到各种可能性了。

  

  而在这三个步骤里,第一步——重新认识自己的欲望,是成功的关键。

  这里的欲望,不单单指物质的消费欲望,这只是欲望的一个表象。

  另外一个特别迷惑人的现象是:想要在很多领域获得成就的欲望。比如,想要工作出色、英文好、学理财、学商业管理、学经济学、学时间管理、学手账、学演讲、学写作、还要健身、画画、学一门新的语言......想要的太多太多。

  表面上来看,是多么积极向上啊。但是,时间和精力有限,欲望却太多。

  哈佛大学行为经济学领域重要领头人塞德希尔·穆来纳森和普林斯顿大学心理学教授埃尔德·沙菲尔合写了一本书,书名为《稀缺》。他们发现,如果给自己安排太满的任务,太忙的话,注意力会被过分占据,会引起认知和判断力的全面下降,工作效率反而会降低。就像在马路上开车,如果路上堵满了车,一定跑不快。相反,如果马路上只有一半的车辆,车就能开得很快。

  这么长时间的工作,一天两天还好,长久下来,身体就会疲惫不堪,人也会非常焦虑,效率就会下降,也没有时间和精力为长远目标而努力。

  因为欲望在不断膨胀,自己的收入、时间和精力中的绝大部分都去满足这些欲望了。每天大多数时候,只是疲于奔命,很少有余力为长远的目标做积累。

  东京人和香港人,就算那么长时间工作,不断地去考试和培训,提升工资收入。可是,从人的一生这个长度来看,这样做的效果却并不太好。很多东京人和香港人,到白发苍苍,依旧要出来工作为生,并没有为退休做好足够的财务准备。

  李笑来曾说:时间管理是伪命题,注意力管理才是本质。而我认为,比这本质更本质的,是对欲望的管理。

  要想做得好,一定要先把自己从疲于奔命中挣脱开来。挣脱的方法就是断舍离欲望——不要总想着买更多更好的东西,不要总想着完成很多很多任务。这是一切的起点。只有完成了这一项,之后的“设定长远目标”、“坚持去做”才有实现的可能。

  很多书友反应,刚学理财的一段日子,还知道要往哪一个方向走,可是,过不了多久,生活又会回到之前的老路。根源,也就在于此。他们没有走好第一步——没有降低对物质的需求,在本金积累上进展缓慢;没有断舍离想做的事情,就没有太多投入学习理财和了解投资产品的时间。

  消除月光的根本在重新认识欲望,这也是开始实施理财计划的起点。你学会了吗?

  感谢你收听艾玛的音频课,咱们下次再见。

  

  

  艾玛_沈

  Ca6a67a3 a4ad 481d a113 2d4d1a0959c7

  1.7

  字数 1998

  第2课 消费 - 美国国会议员付不起房租,一个概念帮到她

  课后作业:你们有没有犯上不同程度的“消费力错觉”呢?或者,你身边有因为犯了消费力错觉,引来灾祸的故事吗?

  音频课的第2-3节课,目的在于帮助小白减少支出、控制消费,为之后的投资做准备。

  了解一些理财知识的朋友,都知道咱们第一节课的那些内容,都明白要搭建被动收入体系。可是,好些人,好几年下来,依旧没有获得太大的成效。

  投资渠道欠缺,固然是一个重要原因,还有一个普遍存在的原因,是没能有效地控制支出。

  熟悉我的同学都知道,我长期定居在香港。

  上个月,我去东京旅行。泡完温泉回酒店,已经接近深夜11点了。经过一家咖啡厅,见里面还有五六个年轻人在温书做功课。

  第二天是工作日,那么晚了,东京地铁站却依旧像是下班高峰期,人挤人,需要门口的人保持收腹姿势,地铁门才关得上。而在地铁里,还有一个成年男子,正举着试卷在看。地铁上的招贴很多也都是与考试补习相关的。

  过马路的时候,黑压压的人群当面走来,男士都是白衬衫西服、拎着黑色的公文包、神色严肃。街头遇到的女性们,也都是差不多的发色,差不多的头发款式,差不多的服饰。

  

  当时我在想,这样的日子太可怕了。

  每天工作到深夜,第二天还要继续上班。大家只能不断更拼更努力。而在这个过程中,人和人变得越来越相似,不见了个性。

  这让我联想到一群蚂蚁,密密麻麻,辛勤耕耘,努力不辍,却让人分不出来谁是谁的一群蚂蚁。

  东京和香港,很多地方非常相似:密密麻麻的人群,窄小的空间,普遍长于其他地区的工作时间,物资的极端丰富与多元,以及由此带来的人们物质欲望的高涨和消费主义的盛行。

  人们只能为消费,继续不停地长时间工作。为了获得更高的薪水,不断地考各种证书和执照。

  富爸爸把没有财务自由的人比作仓鼠。他们一直在笼子里拼命地跑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陷入在工作、消费、再工作、再消费的恶性循环中,不得自由。

  如何才能挣破疲于奔命的困境?

  这也是很多人的困惑——“我每天都在为生活疲于奔命,如何才能改变?”

  我想,要想破掉这个恶性循环,首先必须得重新认识自己的欲望。

  这些年,日本开始流行“断舍离”的文化。想来就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再被物质所驱使,成为金钱的奴隶。通过断绝不需要的东西,舍弃多余的废物,和脱离对物品的执念,让自己从疲于奔命中挣脱出来。

  其次,设定正确的方向。明白在赚取工资收入这种需要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的主动收入同时,必须搭建被动收入体系,让自己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后,能够跳出老鼠圈,能够为自己争取到选择权和一定的自由。

  最后,坚持向着目标去做,直到有一天,你挣脱了生存的束缚,便能为人生找到各种可能性了。

  

  而在这三个步骤里,第一步——重新认识自己的欲望,是成功的关键。

  这里的欲望,不单单指物质的消费欲望,这只是欲望的一个表象。

  另外一个特别迷惑人的现象是:想要在很多领域获得成就的欲望。比如,想要工作出色、英文好、学理财、学商业管理、学经济学、学时间管理、学手账、学演讲、学写作、还要健身、画画、学一门新的语言......想要的太多太多。

  表面上来看,是多么积极向上啊。但是,时间和精力有限,欲望却太多。

  哈佛大学行为经济学领域重要领头人塞德希尔·穆来纳森和普林斯顿大学心理学教授埃尔德·沙菲尔合写了一本书,书名为《稀缺》。他们发现,如果给自己安排太满的任务,太忙的话,注意力会被过分占据,会引起认知和判断力的全面下降,工作效率反而会降低。就像在马路上开车,如果路上堵满了车,一定跑不快。相反,如果马路上只有一半的车辆,车就能开得很快。

  这么长时间的工作,一天两天还好,长久下来,身体就会疲惫不堪,人也会非常焦虑,效率就会下降,也没有时间和精力为长远目标而努力。

  因为欲望在不断膨胀,自己的收入、时间和精力中的绝大部分都去满足这些欲望了。每天大多数时候,只是疲于奔命,很少有余力为长远的目标做积累。

  东京人和香港人,就算那么长时间工作,不断地去考试和培训,提升工资收入。可是,从人的一生这个长度来看,这样做的效果却并不太好。很多东京人和香港人,到白发苍苍,依旧要出来工作为生,并没有为退休做好足够的财务准备。

  李笑来曾说:时间管理是伪命题,注意力管理才是本质。而我认为,比这本质更本质的,是对欲望的管理。

  要想做得好,一定要先把自己从疲于奔命中挣脱开来。挣脱的方法就是断舍离欲望——不要总想着买更多更好的东西,不要总想着完成很多很多任务。这是一切的起点。只有完成了这一项,之后的“设定长远目标”、“坚持去做”才有实现的可能。

  很多书友反应,刚学理财的一段日子,还知道要往哪一个方向走,可是,过不了多久,生活又会回到之前的老路。根源,也就在于此。他们没有走好第一步——没有降低对物质的需求,在本金积累上进展缓慢;没有断舍离想做的事情,就没有太多投入学习理财和了解投资产品的时间。

  消除月光的根本在重新认识欲望,这也是开始实施理财计划的起点。你学会了吗?

  感谢你收听艾玛的音频课,咱们下次再见。

  

  第2课 消费 - 美国国会议员付不起房租,一个概念帮到她

  课后作业:你们有没有犯上不同程度的“消费力错觉”呢?或者,你身边有因为犯了消费力错觉,引来灾祸的故事吗?

  音频课的第2-3节课,目的在于帮助小白减少支出、控制消费,为之后的投资做准备。

  了解一些理财知识的朋友,都知道咱们第一节课的那些内容,都明白要搭建被动收入体系。可是,好些人,好几年下来,依旧没有获得太大的成效。

  投资渠道欠缺,固然是一个重要原因,还有一个普遍存在的原因,是没能有效地控制支出。

  熟悉我的同学都知道,我长期定居在香港。

  上个月,我去东京旅行。泡完温泉回酒店,已经接近深夜11点了。经过一家咖啡厅,见里面还有五六个年轻人在温书做功课。

  第二天是工作日,那么晚了,东京地铁站却依旧像是下班高峰期,人挤人,需要门口的人保持收腹姿势,地铁门才关得上。而在地铁里,还有一个成年男子,正举着试卷在看。地铁上的招贴很多也都是与考试补习相关的。

  过马路的时候,黑压压的人群当面走来,男士都是白衬衫西服、拎着黑色的公文包、神色严肃。街头遇到的女性们,也都是差不多的发色,差不多的头发款式,差不多的服饰。

  

  当时我在想,这样的日子太可怕了。

  每天工作到深夜,第二天还要继续上班。大家只能不断更拼更努力。而在这个过程中,人和人变得越来越相似,不见了个性。

  这让我联想到一群蚂蚁,密密麻麻,辛勤耕耘,努力不辍,却让人分不出来谁是谁的一群蚂蚁。

  东京和香港,很多地方非常相似:密密麻麻的人群,窄小的空间,普遍长于其他地区的工作时间,物资的极端丰富与多元,以及由此带来的人们物质欲望的高涨和消费主义的盛行。

  人们只能为消费,继续不停地长时间工作。为了获得更高的薪水,不断地考各种证书和执照。

  富爸爸把没有财务自由的人比作仓鼠。他们一直在笼子里拼命地跑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陷入在工作、消费、再工作、再消费的恶性循环中,不得自由。

  如何才能挣破疲于奔命的困境?

  这也是很多人的困惑——“我每天都在为生活疲于奔命,如何才能改变?”

  我想,要想破掉这个恶性循环,首先必须得重新认识自己的欲望。

  这些年,日本开始流行“断舍离”的文化。想来就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再被物质所驱使,成为金钱的奴隶。通过断绝不需要的东西,舍弃多余的废物,和脱离对物品的执念,让自己从疲于奔命中挣脱出来。

  其次,设定正确的方向。明白在赚取工资收入这种需要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的主动收入同时,必须搭建被动收入体系,让自己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后,能够跳出老鼠圈,能够为自己争取到选择权和一定的自由。

  最后,坚持向着目标去做,直到有一天,你挣脱了生存的束缚,便能为人生找到各种可能性了。

  

  而在这三个步骤里,第一步——重新认识自己的欲望,是成功的关键。

  这里的欲望,不单单指物质的消费欲望,这只是欲望的一个表象。

  另外一个特别迷惑人的现象是:想要在很多领域获得成就的欲望。比如,想要工作出色、英文好、学理财、学商业管理、学经济学、学时间管理、学手账、学演讲、学写作、还要健身、画画、学一门新的语言......想要的太多太多。

  表面上来看,是多么积极向上啊。但是,时间和精力有限,欲望却太多。

  哈佛大学行为经济学领域重要领头人塞德希尔·穆来纳森和普林斯顿大学心理学教授埃尔德·沙菲尔合写了一本书,书名为《稀缺》。他们发现,如果给自己安排太满的任务,太忙的话,注意力会被过分占据,会引起认知和判断力的全面下降,工作效率反而会降低。就像在马路上开车,如果路上堵满了车,一定跑不快。相反,如果马路上只有一半的车辆,车就能开得很快。

  这么长时间的工作,一天两天还好,长久下来,身体就会疲惫不堪,人也会非常焦虑,效率就会下降,也没有时间和精力为长远目标而努力。

  因为欲望在不断膨胀,自己的收入、时间和精力中的绝大部分都去满足这些欲望了。每天大多数时候,只是疲于奔命,很少有余力为长远的目标做积累。

  东京人和香港人,就算那么长时间工作,不断地去考试和培训,提升工资收入。可是,从人的一生这个长度来看,这样做的效果却并不太好。很多东京人和香港人,到白发苍苍,依旧要出来工作为生,并没有为退休做好足够的财务准备。

  李笑来曾说:时间管理是伪命题,注意力管理才是本质。而我认为,比这本质更本质的,是对欲望的管理。

  要想做得好,一定要先把自己从疲于奔命中挣脱开来。挣脱的方法就是断舍离欲望——不要总想着买更多更好的东西,不要总想着完成很多很多任务。这是一切的起点。只有完成了这一项,之后的“设定长远目标”、“坚持去做”才有实现的可能。

  很多书友反应,刚学理财的一段日子,还知道要往哪一个方向走,可是,过不了多久,生活又会回到之前的老路。根源,也就在于此。他们没有走好第一步——没有降低对物质的需求,在本金积累上进展缓慢;没有断舍离想做的事情,就没有太多投入学习理财和了解投资产品的时间。

  消除月光的根本在重新认识欲望,这也是开始实施理财计划的起点。你学会了吗?

  感谢你收听艾玛的音频课,咱们下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