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梅骨丹心》评论之“寒梅铁骨”

时间:2019-08-26 来源:www.chemyn.com

  节选的在写的评论,第二部分,初稿。写作时间较短,相比之前的深度不够文采不好,以后会进一步修改并发上修改稿。

  “寒梅铁骨”

  ···········

  如同人之躯体,发肤覆外,而筋骨居内,梅之卓绝孤清,凌然独立,只是李方膺这位“梅骨县令”形象的第一个层面。而其形象的第二个层面则是如梅一般能抗苦寒、傲霜斗雪的铮铮铁骨。

  这铁骨在戏中的具体体现,不过为“抗争”二字。

  戏曲开头摘自李方膺诗作《放歌》的唱词便是这一品质的着重体现:

  “意气凌海岱,

  谈笑轻王侯。

  临风折简招巢父,

  与君一唱还一酬。

  壶中虽有酒,

  楼头不可留,

  拂衣又上黄河舟。”

  “意气凌海岱,谈笑轻王侯。”颇有李白“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之傲气。不畏霜冻严寒,不为权贵而摧眉折腰之气凛然而出。

  后李方膺于乐安栽梅明志,以梅为证,并将其作为抒怀言尽其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理想和抱负:

  ? ? ? ? ? ? “晴江非出富门庭,

  ? ? ? ? ? ? ? 亦耕亦读历世情。

  ? ? ? ? ? ? ? 愿师贤臣学包拯,

  ? ? ? ? ? ? ? 为国为民铁骨铮铮!

  ? ? ? ? ? ? ? 虽有雕虫小技在,

  ? ? ? ? ? ? ? 泼墨挥毫有依凭。

  ? ? ? ? ? ? ? 河堤栽下寒梅树,

  ? ? ? ? ? ? ? 证我书生言与行!”

  李方膺一生酷爱梅花,喜植梅树,“人走到哪里,就把这梅树栽到哪里”。这倔强地在寒风中向上生长坚韧不拔、铁树虬枝瘦骨嶙峋的梅树,构成了李方膺人格中的敢逆狂风、傲然挺立的“铮铮梅骨”。

  方膺自白:

  “一生作画,从不为权贵折腰,今日栽梅于此,一为固堤,二为明志,愿竭尽全力排除万难,为我乐安永除水患!

  他是这样说的,亦是这样做的。随着剧情的发展,这一寒梅铁骨之性得以进一步强化凸显。李方膺为百姓甘冒大不韪之风险,违背官场层层上报规矩越级上报朝廷请求开仓放粮,奏章被知府林文敬截下后又毅然决定私开官仓放粮。

  林文敬? (唱)问一声乐安县令可知罪?

  李晴江? (唱)愿听大人论是非。

  林文敬? (唱)你可知请赈须得层层报?

  李晴江? (唱)晴江时刻记心扉。

  林文敬? (唱)为何要冒大不韪?

  李晴江? (唱)洪灾无情把命催。

  ? ? ? ? ? ? ? 晴江僭越愿受罚,

  ? ? ? ? ? ? ? 但凭大人把责追!

  林文敬? (唱)乐安县几十年未向朝廷把赈请,

  ? ? ? ? ? ? ? 朝野皆知乐安名。

  ? ? ? ? ? ? ? 那匾额本是圣上赐,

  ? ? ? ? ? ? ? 安居乐业代代承。

  ? ? ? ? ? ? ? 若是年年请皇命,

  ? ? ? ? ? ? ? 问你县吏有何能?!

  李晴江? (唱)晴江庸碌无高略,

  ? ? ? ? ? ? ? 还望大人指路明。

  ? ? ? ? ? ? ? 此番洪水来势猛,

  ? ? ? ? ? ? ? 我县民无端涉险历死生。

  ? ? ? ? ? ? ? 不请赈怎样救百姓,

  ? ? ? ? ? ? ? 不放粮何以度灾情。

  ·······

  朝廷若有问责,绝不累及大人!晴江身为乐安县令,一方父母,责无旁贷,义无反顾,为救黎民于水火,解百姓于倒悬,我愿背水一战,沉舟破斧,飞蛾扑火,粉身碎骨!

  编剧在戏中很注意给予主要人物鲜明的理想主义色彩,在忠于历史的基础上以浪漫主义的笔触写出主要人物的浪漫主义气质,在人物形象之上笼罩了一层淡淡的浪漫主义的诗意美。在这里,李方膺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现实的人物,而是成为了一个象征性的符号,象征一个爱民清官兼知识分子的理想人格,他在行动中是毫不犹豫的,在心理上也是毫不动摇的,实际上是一个单向性的“扁形人物”,为了使之不流于单调,编剧在这里特意安排了一个封建官僚——知府林文敬与之形成对照。

  与遵循“利他”“向善”“理想”原则的李方膺不同的是,林文敬遵循的是“现实”“利己”原则。李方膺一心考虑着为民请命,“愿舍晴江保民安”;而林文敬在整部戏的前半部分则一直着意于政绩、仕途和名誉,“又怕那御赐金匾安居乐业一夜折。”? ? ?

  林文敬? 李晴江!你可想过,你那一纸奏折若抵达京师,定会惹得朝野震动,龙颜大怒,你李晴江头上的乌纱事小,那万岁御赐的“安居乐业”金匾恐也难保,万一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李晴江? 朝廷若有问责,绝不累及大人!晴江身为乐安县令,一方父母,责无旁贷,义无反顾,为救黎民于水火,解百姓于倒悬,我愿背水一战,沉舟破斧,飞蛾扑火,粉身碎骨!

  孔子有“兴观群怨”说,分别对文学作品的审美、认识、团结和干预现实的作用进行了充分阐述,而其中之“怨”,便是指文学作品的干预现实、批评社会的作用。这里,编剧充分发挥文艺作品的 “美刺”之能,借古讽今,以古鉴今,对现实中存在的某些官僚主义者的沽名钓誉、不担当、不作为、不负责等行径进行了不着痕迹的砭刺,并将林文敬之行作为李方膺之举的对照,以林之在其位而不谋其政不作为衬李之作为担当,以林之谋算私利映李之大公无私、大爱无疆。

  ? 斗争不仅仅是人与外部世界的抗争,人最大的挑战还在于其与自己内心抗衡。在《梅骨丹心》这部戏中,人物不断被设置于一个接一个的戏剧矛盾中,并在尖锐的矛盾中经受考验,于激烈的矛盾冲突、大是大非的选择中展现性格。为更好地表现李方膺的品性,编剧有意设置了画不画牡丹、卖不卖梅图、开不开仓等矛盾,让李方膺在尖锐的矛盾中接受考验,并在在一系列考验中凸显其“上报朝廷下安民”的爱民如子、体恤生民的高尚情操。

  如在《放粮》一场中,刚开场,李方膺在是否放粮的问题上左右摇摆,“有心径去把那官粮放,恐难逃大清朝律法严惩!”然他的爱民之心让他始终放心不下乐安的百姓:”若是谨守官仓待天命,怕见那饿殍满道塞古城!”最后,当他看到自己上任之际亲手栽下的梅树后,坚定了放粮的决心:“蓦然看见梅树影,枝叶婆娑在风中。此树本是亲手种,寄吾心志托吾情。当日誓言犹在耳,愧对父老众苍生。”、在这里,通过一段唱词,将李方膺从犹豫不决到坚定信念的心理变化,突出了其爱民如子、以百姓之心为心的圣人之心,和不避风险、不怕犯上的高贵品质均表现地淋漓尽致。在面临仕途和救民的两难抉择中,有使命意识的知识分子/官员要么选择随波逐流、罔顾民生,要么坚持初心使命与理想,李方膺毅然选择了后者,做到了如林疏影所言“蒙冤屈风雨不动”、“陷囹圄平淡从容”“、为百姓愿把命来送”。梅之坚,梅之韧,梅之铮铮铁骨,至此跃然纸上。

  

  晴方好_

  2019.08.18 20:30

  字数 2231

  节选的在写的评论,第二部分,初稿。写作时间较短,相比之前的深度不够文采不好,以后会进一步修改并发上修改稿。

  “寒梅铁骨”

  ···········

  如同人之躯体,发肤覆外,而筋骨居内,梅之卓绝孤清,凌然独立,只是李方膺这位“梅骨县令”形象的第一个层面。而其形象的第二个层面则是如梅一般能抗苦寒、傲霜斗雪的铮铮铁骨。

  这铁骨在戏中的具体体现,不过为“抗争”二字。

  戏曲开头摘自李方膺诗作《放歌》的唱词便是这一品质的着重体现:

  “意气凌海岱,

  谈笑轻王侯。

  临风折简招巢父,

  与君一唱还一酬。

  壶中虽有酒,

  楼头不可留,

  拂衣又上黄河舟。”

  “意气凌海岱,谈笑轻王侯。”颇有李白“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之傲气。不畏霜冻严寒,不为权贵而摧眉折腰之气凛然而出。

  后李方膺于乐安栽梅明志,以梅为证,并将其作为抒怀言尽其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理想和抱负:

  ? ? ? ? ? ? “晴江非出富门庭,

  ? ? ? ? ? ? ? 亦耕亦读历世情。

  ? ? ? ? ? ? ? 愿师贤臣学包拯,

  ? ? ? ? ? ? ? 为国为民铁骨铮铮!

  ? ? ? ? ? ? ? 虽有雕虫小技在,

  ? ? ? ? ? ? ? 泼墨挥毫有依凭。

  ? ? ? ? ? ? ? 河堤栽下寒梅树,

  ? ? ? ? ? ? ? 证我书生言与行!”

  李方膺一生酷爱梅花,喜植梅树,“人走到哪里,就把这梅树栽到哪里”。这倔强地在寒风中向上生长坚韧不拔、铁树虬枝瘦骨嶙峋的梅树,构成了李方膺人格中的敢逆狂风、傲然挺立的“铮铮梅骨”。

  方膺自白:

  “一生作画,从不为权贵折腰,今日栽梅于此,一为固堤,二为明志,愿竭尽全力排除万难,为我乐安永除水患!

  他是这样说的,亦是这样做的。随着剧情的发展,这一寒梅铁骨之性得以进一步强化凸显。李方膺为百姓甘冒大不韪之风险,违背官场层层上报规矩越级上报朝廷请求开仓放粮,奏章被知府林文敬截下后又毅然决定私开官仓放粮。

  林文敬? (唱)问一声乐安县令可知罪?

  李晴江? (唱)愿听大人论是非。

  林文敬? (唱)你可知请赈须得层层报?

  李晴江? (唱)晴江时刻记心扉。

  林文敬? (唱)为何要冒大不韪?

  李晴江? (唱)洪灾无情把命催。

  ? ? ? ? ? ? ? 晴江僭越愿受罚,

  ? ? ? ? ? ? ? 但凭大人把责追!

  林文敬? (唱)乐安县几十年未向朝廷把赈请,

  ? ? ? ? ? ? ? 朝野皆知乐安名。

  ? ? ? ? ? ? ? 那匾额本是圣上赐,

  ? ? ? ? ? ? ? 安居乐业代代承。

  ? ? ? ? ? ? ? 若是年年请皇命,

  ? ? ? ? ? ? ? 问你县吏有何能?!

  李晴江? (唱)晴江庸碌无高略,

  ? ? ? ? ? ? ? 还望大人指路明。

  ? ? ? ? ? ? ? 此番洪水来势猛,

  ? ? ? ? ? ? ? 我县民无端涉险历死生。

  ? ? ? ? ? ? ? 不请赈怎样救百姓,

  ? ? ? ? ? ? ? 不放粮何以度灾情。

  ·······

  朝廷若有问责,绝不累及大人!晴江身为乐安县令,一方父母,责无旁贷,义无反顾,为救黎民于水火,解百姓于倒悬,我愿背水一战,沉舟破斧,飞蛾扑火,粉身碎骨!

  编剧在戏中很注意给予主要人物鲜明的理想主义色彩,在忠于历史的基础上以浪漫主义的笔触写出主要人物的浪漫主义气质,在人物形象之上笼罩了一层淡淡的浪漫主义的诗意美。在这里,李方膺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现实的人物,而是成为了一个象征性的符号,象征一个爱民清官兼知识分子的理想人格,他在行动中是毫不犹豫的,在心理上也是毫不动摇的,实际上是一个单向性的“扁形人物”,为了使之不流于单调,编剧在这里特意安排了一个封建官僚——知府林文敬与之形成对照。

  与遵循“利他”“向善”“理想”原则的李方膺不同的是,林文敬遵循的是“现实”“利己”原则。李方膺一心考虑着为民请命,“愿舍晴江保民安”;而林文敬在整部戏的前半部分则一直着意于政绩、仕途和名誉,“又怕那御赐金匾安居乐业一夜折。”? ? ?

  林文敬? 李晴江!你可想过,你那一纸奏折若抵达京师,定会惹得朝野震动,龙颜大怒,你李晴江头上的乌纱事小,那万岁御赐的“安居乐业”金匾恐也难保,万一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李晴江? 朝廷若有问责,绝不累及大人!晴江身为乐安县令,一方父母,责无旁贷,义无反顾,为救黎民于水火,解百姓于倒悬,我愿背水一战,沉舟破斧,飞蛾扑火,粉身碎骨!

  孔子有“兴观群怨”说,分别对文学作品的审美、认识、团结和干预现实的作用进行了充分阐述,而其中之“怨”,便是指文学作品的干预现实、批评社会的作用。这里,编剧充分发挥文艺作品的 “美刺”之能,借古讽今,以古鉴今,对现实中存在的某些官僚主义者的沽名钓誉、不担当、不作为、不负责等行径进行了不着痕迹的砭刺,并将林文敬之行作为李方膺之举的对照,以林之在其位而不谋其政不作为衬李之作为担当,以林之谋算私利映李之大公无私、大爱无疆。

  ? 斗争不仅仅是人与外部世界的抗争,人最大的挑战还在于其与自己内心抗衡。在《梅骨丹心》这部戏中,人物不断被设置于一个接一个的戏剧矛盾中,并在尖锐的矛盾中经受考验,于激烈的矛盾冲突、大是大非的选择中展现性格。为更好地表现李方膺的品性,编剧有意设置了画不画牡丹、卖不卖梅图、开不开仓等矛盾,让李方膺在尖锐的矛盾中接受考验,并在在一系列考验中凸显其“上报朝廷下安民”的爱民如子、体恤生民的高尚情操。

  如在《放粮》一场中,刚开场,李方膺在是否放粮的问题上左右摇摆,“有心径去把那官粮放,恐难逃大清朝律法严惩!”然他的爱民之心让他始终放心不下乐安的百姓:”若是谨守官仓待天命,怕见那饿殍满道塞古城!”最后,当他看到自己上任之际亲手栽下的梅树后,坚定了放粮的决心:“蓦然看见梅树影,枝叶婆娑在风中。此树本是亲手种,寄吾心志托吾情。当日誓言犹在耳,愧对父老众苍生。”、在这里,通过一段唱词,将李方膺从犹豫不决到坚定信念的心理变化,突出了其爱民如子、以百姓之心为心的圣人之心,和不避风险、不怕犯上的高贵品质均表现地淋漓尽致。在面临仕途和救民的两难抉择中,有使命意识的知识分子/官员要么选择随波逐流、罔顾民生,要么坚持初心使命与理想,李方膺毅然选择了后者,做到了如林疏影所言“蒙冤屈风雨不动”、“陷囹圄平淡从容”“、为百姓愿把命来送”。梅之坚,梅之韧,梅之铮铮铁骨,至此跃然纸上。

  节选的在写的评论,第二部分,初稿。写作时间较短,相比之前的深度不够文采不好,以后会进一步修改并发上修改稿。

  “寒梅铁骨”

  ···········

  如同人之躯体,发肤覆外,而筋骨居内,梅之卓绝孤清,凌然独立,只是李方膺这位“梅骨县令”形象的第一个层面。而其形象的第二个层面则是如梅一般能抗苦寒、傲霜斗雪的铮铮铁骨。

  这铁骨在戏中的具体体现,不过为“抗争”二字。

  戏曲开头摘自李方膺诗作《放歌》的唱词便是这一品质的着重体现:

  “意气凌海岱,

  谈笑轻王侯。

  临风折简招巢父,

  与君一唱还一酬。

  壶中虽有酒,

  楼头不可留,

  拂衣又上黄河舟。”

  “意气凌海岱,谈笑轻王侯。”颇有李白“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之傲气。不畏霜冻严寒,不为权贵而摧眉折腰之气凛然而出。

  后李方膺于乐安栽梅明志,以梅为证,并将其作为抒怀言尽其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理想和抱负:

  ? ? ? ? ? ? “晴江非出富门庭,

  ? ? ? ? ? ? ? 亦耕亦读历世情。

  ? ? ? ? ? ? ? 愿师贤臣学包拯,

  ? ? ? ? ? ? ? 为国为民铁骨铮铮!

  ? ? ? ? ? ? ? 虽有雕虫小技在,

  ? ? ? ? ? ? ? 泼墨挥毫有依凭。

  ? ? ? ? ? ? ? 河堤栽下寒梅树,

  ? ? ? ? ? ? ? 证我书生言与行!”

  李方膺一生酷爱梅花,喜植梅树,“人走到哪里,就把这梅树栽到哪里”。这倔强地在寒风中向上生长坚韧不拔、铁树虬枝瘦骨嶙峋的梅树,构成了李方膺人格中的敢逆狂风、傲然挺立的“铮铮梅骨”。

  方膺自白:

  “一生作画,从不为权贵折腰,今日栽梅于此,一为固堤,二为明志,愿竭尽全力排除万难,为我乐安永除水患!

  他是这样说的,亦是这样做的。随着剧情的发展,这一寒梅铁骨之性得以进一步强化凸显。李方膺为百姓甘冒大不韪之风险,违背官场层层上报规矩越级上报朝廷请求开仓放粮,奏章被知府林文敬截下后又毅然决定私开官仓放粮。

  林文敬? (唱)问一声乐安县令可知罪?

  李晴江? (唱)愿听大人论是非。

  林文敬? (唱)你可知请赈须得层层报?

  李晴江? (唱)晴江时刻记心扉。

  林文敬? (唱)为何要冒大不韪?

  李晴江? (唱)洪灾无情把命催。

  ? ? ? ? ? ? ? 晴江僭越愿受罚,

  ? ? ? ? ? ? ? 但凭大人把责追!

  林文敬? (唱)乐安县几十年未向朝廷把赈请,

  ? ? ? ? ? ? ? 朝野皆知乐安名。

  ? ? ? ? ? ? ? 那匾额本是圣上赐,

  ? ? ? ? ? ? ? 安居乐业代代承。

  ? ? ? ? ? ? ? 若是年年请皇命,

  ? ? ? ? ? ? ? 问你县吏有何能?!

  李晴江? (唱)晴江庸碌无高略,

  ? ? ? ? ? ? ? 还望大人指路明。

  ? ? ? ? ? ? ? 此番洪水来势猛,

  ? ? ? ? ? ? ? 我县民无端涉险历死生。

  ? ? ? ? ? ? ? 不请赈怎样救百姓,

  ? ? ? ? ? ? ? 不放粮何以度灾情。

  ·······

  朝廷若有问责,绝不累及大人!晴江身为乐安县令,一方父母,责无旁贷,义无反顾,为救黎民于水火,解百姓于倒悬,我愿背水一战,沉舟破斧,飞蛾扑火,粉身碎骨!

  编剧在戏中很注意给予主要人物鲜明的理想主义色彩,在忠于历史的基础上以浪漫主义的笔触写出主要人物的浪漫主义气质,在人物形象之上笼罩了一层淡淡的浪漫主义的诗意美。在这里,李方膺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现实的人物,而是成为了一个象征性的符号,象征一个爱民清官兼知识分子的理想人格,他在行动中是毫不犹豫的,在心理上也是毫不动摇的,实际上是一个单向性的“扁形人物”,为了使之不流于单调,编剧在这里特意安排了一个封建官僚——知府林文敬与之形成对照。

  与遵循“利他”“向善”“理想”原则的李方膺不同的是,林文敬遵循的是“现实”“利己”原则。李方膺一心考虑着为民请命,“愿舍晴江保民安”;而林文敬在整部戏的前半部分则一直着意于政绩、仕途和名誉,“又怕那御赐金匾安居乐业一夜折。”? ? ?

  林文敬? 李晴江!你可想过,你那一纸奏折若抵达京师,定会惹得朝野震动,龙颜大怒,你李晴江头上的乌纱事小,那万岁御赐的“安居乐业”金匾恐也难保,万一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李晴江? 朝廷若有问责,绝不累及大人!晴江身为乐安县令,一方父母,责无旁贷,义无反顾,为救黎民于水火,解百姓于倒悬,我愿背水一战,沉舟破斧,飞蛾扑火,粉身碎骨!

  孔子有“兴观群怨”说,分别对文学作品的审美、认识、团结和干预现实的作用进行了充分阐述,而其中之“怨”,便是指文学作品的干预现实、批评社会的作用。这里,编剧充分发挥文艺作品的 “美刺”之能,借古讽今,以古鉴今,对现实中存在的某些官僚主义者的沽名钓誉、不担当、不作为、不负责等行径进行了不着痕迹的砭刺,并将林文敬之行作为李方膺之举的对照,以林之在其位而不谋其政不作为衬李之作为担当,以林之谋算私利映李之大公无私、大爱无疆。

  ? 斗争不仅仅是人与外部世界的抗争,人最大的挑战还在于其与自己内心抗衡。在《梅骨丹心》这部戏中,人物不断被设置于一个接一个的戏剧矛盾中,并在尖锐的矛盾中经受考验,于激烈的矛盾冲突、大是大非的选择中展现性格。为更好地表现李方膺的品性,编剧有意设置了画不画牡丹、卖不卖梅图、开不开仓等矛盾,让李方膺在尖锐的矛盾中接受考验,并在在一系列考验中凸显其“上报朝廷下安民”的爱民如子、体恤生民的高尚情操。

  如在《放粮》一场中,刚开场,李方膺在是否放粮的问题上左右摇摆,“有心径去把那官粮放,恐难逃大清朝律法严惩!”然他的爱民之心让他始终放心不下乐安的百姓:”若是谨守官仓待天命,怕见那饿殍满道塞古城!”最后,当他看到自己上任之际亲手栽下的梅树后,坚定了放粮的决心:“蓦然看见梅树影,枝叶婆娑在风中。此树本是亲手种,寄吾心志托吾情。当日誓言犹在耳,愧对父老众苍生。”、在这里,通过一段唱词,将李方膺从犹豫不决到坚定信念的心理变化,突出了其爱民如子、以百姓之心为心的圣人之心,和不避风险、不怕犯上的高贵品质均表现地淋漓尽致。在面临仕途和救民的两难抉择中,有使命意识的知识分子/官员要么选择随波逐流、罔顾民生,要么坚持初心使命与理想,李方膺毅然选择了后者,做到了如林疏影所言“蒙冤屈风雨不动”、“陷囹圄平淡从容”“、为百姓愿把命来送”。梅之坚,梅之韧,梅之铮铮铁骨,至此跃然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