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秋的故事二

时间:2019-08-03 来源:www.chemyn.com



  秋秋没有留下来过夜。林平去冲澡的时候,她穿好衣服,隔着浴室的门说了一句:我走了哈。里面水声太大,林平嘟囔了一句什么,她没有听清楚。

  出租车上,秋秋松了一口气,她自嘲地笑了一下,不知道为啥,她就是不想让林平觉得自己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或许这样显得独立?洒脱?她觉得挺好,成年男女睡一觉而已,你情我愿的,也不算什么大事吧。

  第二天,林平到了中午给秋秋发了一个和昨晚的事没一点关系的信息。

  秋秋回他:然后呢?林平奇怪:什么然后?

  秋秋说:你憋了这么久,就只是想跟我说这个?

  林平有点尴尬:不是,只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又觉得应该说点什么。

  秋秋说:这就是了,只是睡了一觉有必要这么尴尬么?我只问你,以后还要不要一起睡?

  林平回了一个字:要。

  以后并没有来得那么快,双方工作都突然忙起来,忙完工作秋秋又出了趟远门,一个人去了旅行,旅途上她好几次想给林平打电话,都忍住了,她告诉自己,别当真,就只是睡了一觉而已。

  没有电话,没有微信,连朋友圈都没有互动,二十多天前发生的事就好像从没发生过一样。

  正当秋秋以为这就是个误会的时候,林平突然来电话了,他问:你是今天回来吧?几点的车?我去高铁站接你。

  秋秋暗暗一笑,他原来一直都在关注她的朋友圈,他知道她今天返程。

  接下来就是以后了,就像歌里唱的,开始分分钟都妙不可言。每个周末林平都会开车来接秋秋,有时候去饭店吃,有时候自己做。

  每个周末都有NBA,林平带着秋秋看直播,秋秋对林平的英文能力很是佩服,每次都一脸花痴地看他。

  林平是湖人球迷,秋秋是勇士球迷,说好了看球就是真的看球,他们一起分析场上局势,精彩的地方一起欢呼,遗憾的地方一起扼腕叹息,看球的时候秋秋很想林平能抱着自己,或者能依偎在他怀里,可是,林平连秋秋的手都不牵一下...

  往往是一边看球一边吃午饭,看完球,午饭也吃完了,这时候林平才会说:走,睡个午觉去。秋秋总是笑着半推半就跟他进了卧室。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林平约秋秋见面都会说:周日要不要一起看球。

  不看球的时间里,他们很少交流,似乎是一种默契,这份默契让秋秋觉得不安,但是既然他不主动,自己也是骄傲的。

  96

  刺猬多刺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5

  2019.07.31 18:19*

  字数 856

  秋秋没有留下来过夜。林平去冲澡的时候,她穿好衣服,隔着浴室的门说了一句:我走了哈。里面水声太大,林平嘟囔了一句什么,她没有听清楚。

  出租车上,秋秋松了一口气,她自嘲地笑了一下,不知道为啥,她就是不想让林平觉得自己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或许这样显得独立?洒脱?她觉得挺好,成年男女睡一觉而已,你情我愿的,也不算什么大事吧。

  第二天,林平到了中午给秋秋发了一个和昨晚的事没一点关系的信息。

  秋秋回他:然后呢?林平奇怪:什么然后?

  秋秋说:你憋了这么久,就只是想跟我说这个?

  林平有点尴尬:不是,只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又觉得应该说点什么。

  秋秋说:这就是了,只是睡了一觉有必要这么尴尬么?我只问你,以后还要不要一起睡?

  林平回了一个字:要。

  以后并没有来得那么快,双方工作都突然忙起来,忙完工作秋秋又出了趟远门,一个人去了旅行,旅途上她好几次想给林平打电话,都忍住了,她告诉自己,别当真,就只是睡了一觉而已。

  没有电话,没有微信,连朋友圈都没有互动,二十多天前发生的事就好像从没发生过一样。

  正当秋秋以为这就是个误会的时候,林平突然来电话了,他问:你是今天回来吧?几点的车?我去高铁站接你。

  秋秋暗暗一笑,他原来一直都在关注她的朋友圈,他知道她今天返程。

  接下来就是以后了,就像歌里唱的,开始分分钟都妙不可言。每个周末林平都会开车来接秋秋,有时候去饭店吃,有时候自己做。

  每个周末都有NBA,林平带着秋秋看直播,秋秋对林平的英文能力很是佩服,每次都一脸花痴地看他。

  林平是湖人球迷,秋秋是勇士球迷,说好了看球就是真的看球,他们一起分析场上局势,精彩的地方一起欢呼,遗憾的地方一起扼腕叹息,看球的时候秋秋很想林平能抱着自己,或者能依偎在他怀里,可是,林平连秋秋的手都不牵一下...

  往往是一边看球一边吃午饭,看完球,午饭也吃完了,这时候林平才会说:走,睡个午觉去。秋秋总是笑着半推半就跟他进了卧室。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林平约秋秋见面都会说:周日要不要一起看球。

  不看球的时间里,他们很少交流,似乎是一种默契,这份默契让秋秋觉得不安,但是既然他不主动,自己也是骄傲的。

  秋秋没有留下来过夜。林平去冲澡的时候,她穿好衣服,隔着浴室的门说了一句:我走了哈。里面水声太大,林平嘟囔了一句什么,她没有听清楚。

  出租车上,秋秋松了一口气,她自嘲地笑了一下,不知道为啥,她就是不想让林平觉得自己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或许这样显得独立?洒脱?她觉得挺好,成年男女睡一觉而已,你情我愿的,也不算什么大事吧。

  第二天,林平到了中午给秋秋发了一个和昨晚的事没一点关系的信息。

  秋秋回他:然后呢?林平奇怪:什么然后?

  秋秋说:你憋了这么久,就只是想跟我说这个?

  林平有点尴尬:不是,只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又觉得应该说点什么。

  秋秋说:这就是了,只是睡了一觉有必要这么尴尬么?我只问你,以后还要不要一起睡?

  林平回了一个字:要。

  以后并没有来得那么快,双方工作都突然忙起来,忙完工作秋秋又出了趟远门,一个人去了旅行,旅途上她好几次想给林平打电话,都忍住了,她告诉自己,别当真,就只是睡了一觉而已。

  没有电话,没有微信,连朋友圈都没有互动,二十多天前发生的事就好像从没发生过一样。

  正当秋秋以为这就是个误会的时候,林平突然来电话了,他问:你是今天回来吧?几点的车?我去高铁站接你。

  秋秋暗暗一笑,他原来一直都在关注她的朋友圈,他知道她今天返程。

  接下来就是以后了,就像歌里唱的,开始分分钟都妙不可言。每个周末林平都会开车来接秋秋,有时候去饭店吃,有时候自己做。

  每个周末都有NBA,林平带着秋秋看直播,秋秋对林平的英文能力很是佩服,每次都一脸花痴地看他。

  林平是湖人球迷,秋秋是勇士球迷,说好了看球就是真的看球,他们一起分析场上局势,精彩的地方一起欢呼,遗憾的地方一起扼腕叹息,看球的时候秋秋很想林平能抱着自己,或者能依偎在他怀里,可是,林平连秋秋的手都不牵一下...

  往往是一边看球一边吃午饭,看完球,午饭也吃完了,这时候林平才会说:走,睡个午觉去。秋秋总是笑着半推半就跟他进了卧室。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林平约秋秋见面都会说:周日要不要一起看球。

  不看球的时间里,他们很少交流,似乎是一种默契,这份默契让秋秋觉得不安,但是既然他不主动,自己也是骄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