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第一股华兴源上市后的“新烦恼”

时间:2019-11-17 来源:www.chemyn.com

《科创板日报》(南京,记者王军贤)新闻:“上市后最大的变化是意识到我们肩上的责任更大。” 我们将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完善治理结构,努力提高市场绩效,对公司投资者负责,更好地回报股东和社会。 ”华星援创说道

华兴苑创(。上海),以“科学创新委员会第一股”的名义上市,目前并未获得成功,但最近似乎不再那么“闪亮”。随着股价和业绩的下跌,高人气也给华兴源创带来了“新麻烦”。

财富飙升后,最富有的人让步了。

从提交首次公开募股到正式启动首次公开募股只花了84天。华兴源创证实了“首次公开募股的速度”

7月22日,华兴元是首批上市代码为的25家公司之一,但上市首日的表现仅为“中游”

7月22日收盘时,华兴源创股价上涨128.77%,在25只新股中排名第9位,当日上涨,周涨幅继续下降。华兴源创上市首周上涨108.82%,在25只新股中排名第14位

虽然股价表现不太令人印象深刻,但华兴元真正的控制者价值暴涨,在上市的第一天就成为“科学创新委员会最富有的人”。

华兴源创的真正控制者是陈文媛和张茜。发行前,他们持有93.15%的股份,相当于3.36亿股。上市首日,华兴苑创的收盘价为55.5元,两者的价值飙升至186.48亿元。由于持有2.41亿股,陈文媛的市值增至133.76亿元。

但这只是“纸上财富”。这对夫妇的价值也随着华兴元的震惊而下跌。

8月7日,华兴源创股价攀升至76.6元的收盘价,达到最近收盘价的最高点,但随后一路走低。截至11月6日,收盘价为36.02元,低于上市首日的最低价格(39.59元)

夫妇俩的股票市值合计也下降到121.03亿元,而陈文媛的个人股票下跌到86.81亿元。

截至11月6日,杭科科技已收到39.4元。实际控制人曹吉、曹政及其儿子直接和间接持股约2.79亿股,市值109.93亿元,曹吉持股约2.74亿股,市值107.96亿元,超过陈文媛。

机构研究如火如荼。

事实上,从股东的角度来看,第一批上市的25家科技板公司,除华兴源创外,其余24家公司都得到了风险投资机构的支持

华兴源创解释道:“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资金需求,二是技术支持。” 公司资金相对雄厚,是一家非标准自动化企业,对风险投资的需求相对较低。 “

这不影响组织对华兴苑创的热情

据Wind数据统计,从上市到11月3日,共调查了15家上市科技板块公司,其中华兴源创被调查5次,排名第四。前三名分别是杭科科技、兰琪科技和荣贝科技,分别是7次、7次和6次

根据研究机构的数量,共有22家机构参与了华星苑创的研究,仍然排名第四,其中兰琪科技63家,航科科技47家,新迈医疗29家

基金公司对华兴源创的研究最多,高达13家,仅次于兰琪科技(20家),但只有3家证券公司参与了研究,在接受调查的15家科学板公司中排名倒数第五。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在华兴源创上市之前,由于集成电路测试相关产品的收入相对较少,一些媒体质疑其招股说明书“收入仅占2%,但半导体行业被披露为公司的主营业务”

Agency还关注华兴源创开发的半导体概念 7月,当该组织进行调查时,一些组织问该公司,“2019年半导体订单有突破吗?”

根据调查回复,与2018年相比,华兴源创的半导体订单大幅增加。 2019年上半年,订单金额达到3亿元。 3亿元用于电池管理芯片测试设备(BMS芯片测试)的手订单

SKYPE性能排名第五的下降

上述BMS芯片测试设备的销售为华星苑2018年上半年带来了稳定的性能增长

2019年1月至6月,华兴苑创实现营业收入6.98亿元,同比增长70.63%,实现母亲净利润1.35亿元,同比增长27.36%

然而,在第三季度报告中,“消费电子定制半导体芯片自动检测设备”的增加降低了华馨园的整体毛利率,从而影响了第三季度报告的业绩。

据记者《科创板日报》报道,据华兴源创相关消息来源称,“消费电子定制半导体芯片自动测试设备”是“BMS芯片测试设备”

风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华兴元的毛利率为57.7%,而2019年前三季度为48.82%,下降近10个百分点。

2019年前三季度,华兴苑创实现营业收入9.94亿元,同比增长22.74%;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1.83亿元,同比下降21.66%,在上市公司中排名第五

据Wind统计,在SKYPE的41家上市公司中,天正科技对其母公司的净利润降幅最大,同比下降80%以上。紧随其后的是广信光电、Hotshot Biology和陈静,分别下跌53.03%、29.11%和27.44%,其次是华兴源创的21.66%

此外,来自华兴苑创的上述人士向记者证实,上述新大订单BMS芯片测试设备的客户是苹果。

事实上,苹果的运营对华兴源创影响很大

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华兴源创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占其营业收入的78.99%、88.06%和61.57%,客户相对集中。然而,华星源创测试苹果产品的产品收入分别为75.13%、91.94%和66.52%,占比相对较高。

”作为上市公司,如果其大部分收入来自苹果和苹果的供应链企业,这是运营风险的隐患 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苹果有一点小麻烦,就可能影响上市公司的业绩。这样的上市公司仍然应该开拓更多的新客户,而不是把所有的“珍宝”都放在苹果家族身上。 ”产经观察的贾丁少将说

特别声明:这篇文章是由网易自主媒体平台“网易诺”的作者上传发布的它只代表了作者的观点。 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随帖子

跟随帖子

0

参与

0

阅读下一个

国庆节,300个城市土地出让收入公布,房奴含泪

返回网易家园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科创板日报》(南京,记者王军贤)“上市后最大的变化是认识到我们的责任更大 我们将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完善治理结构,努力提高市场绩效,对公司投资者负责,更好地回报股东和社会。 ”华星援创说道

华兴苑创(。上海),以“科学创新委员会第一股”的名义上市,一度获得巨大成功,但最近似乎不再那么“迷人”。随着股价和业绩的下跌,高人气也给华兴源创带来了“新麻烦”。

财富飙升后,最富有的人让步了。

从提交首次公开募股到正式启动首次公开募股只花了84天。华兴源创证实了“首次公开募股的速度”

7月22日,华兴元是首批上市代码为的25家公司之一,但上市首日的表现仅为“中游”

7月22日收盘时,华兴源创股价上涨128.77%,在25只新股中排名第9位,当日上涨,周涨幅继续下降。华兴源创上市首周上涨108.82%,在25只新股中排名第14位

虽然股价表现不太令人印象深刻,但华兴元真正的控制者价值暴涨,在上市的第一天就成为“科学创新委员会最富有的人”。

华兴源创的实际控制者是陈文媛和张茜。发行前,他们持有93.15%的股份,相当于3.36亿股。上市首日,华兴苑创的收盘价为55.5元,两者的价值飙升至186.48亿元。由于持有2.41亿股,陈文媛的市值增至133.76亿元。

但这只是“纸上财富”。这对夫妇的价值也随着华兴元的震惊而下跌。

8月7日,华兴源创股价攀升至76.6元的收盘价,达到近期收盘价顶峰,但随后一路震荡下行,截至11月6日,收盘价为36.02元,已经低于其上市首日最低价(39.59元)。

夫妻二人合计持股市值也降为121.03亿元左右,陈文源个人持股市值降至86.81亿元。

截至11月6日,杭可科技收于39.4元,实控人曹骥、曹政父子,因直接和间接持有约2.79亿股,持股市值达到109.93亿元,而曹骥持股数约合2.74亿股,持股市值达到107.96亿元,已经超过陈文源。

机构调研热火朝天

事实上,从股东层面来看,首批挂牌的25家科创板公司,除了华兴源创之外,其余24家企业均得到了创投机构的入股支持。

华兴源创方面对此解释称:“主要两个方面:一是资金需求,二是技术支持。公司资金相对充裕,且为非标自动化企业,对创投需求相对较低。”

这并不影响机构对华兴源创的热情。

根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上市后至11月3日,已上市科创板公司中有15家受到调研,其中华兴源创共被调研5次,数量排第四,前三分别为杭可科技、澜起科技和容百科技,分别为7次、7次和6次。

按照调研机构数量计算,合计有22家机构参与了对华兴源创的调研,依然排名第四,前三分别为澜起科技的63家、杭可科技的47家和心脉医疗的29家。

对华兴源创调研最多的机构是基金公司,高达13家,仅次于澜起科技(20家),但只有3家券商参与调研,数量在15家被调研的科创板公司中倒数第五。

《科创板日报》 记者注意到,华兴源创上市前,由于集成电路测试相关产品收入较小,曾有自媒体质疑其招股书“收入占比仅千分之二,却把半导体行业披露成公司的主营业务”。

机构也对华兴源创的半导体概念颇为关注。在7月机构调研时,有机构问及公司“2019年半导体订单是否有突破?”

根据调研回复,与2018年相比,华兴源创半导体订单有了较大的增长。2019年上半年订单金额已经达到3亿。3亿元在手订单为电池管理芯片检测设备(BMS芯片检测)。

业绩下滑幅度科创板第五

上述BMS芯片检测设备的销售,为华兴源创2018年上半年带来稳定的业绩增长。

2019年1-6月,华兴源创实现营业收入6.9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0.63%,实现归母净利润1.3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7.36%。

然而三季报中,新增“消费电子定制化半导体芯片自动化检测设备”却拉低了华兴源创整体毛利率,从而影响三季报表现。

据 《科创板日报》 记者向华兴源创相关人士了解,“消费电子定制化半导体芯片自动化检测设备”就是“”BMS芯片检测设备。

Wind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华兴源创的毛利率为57.7%,而2019年前三季度为48.82%,下滑近10个百分点。

2019年前三季度,华兴源创实现营业收入9.94亿元,同比增长22.7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3亿元,同比下降21.66%,该下滑幅度在已上市科创板公司中排名第五。

根据Wind统计,科创板41家已上市公司中,天准科技归母净利润下滑幅度最大,同比下滑逾八成;其次是新光光电、热景生物和晶晨股份,分别下滑53.03%、29.11%和27.44%,接着就是华兴源创的21.66%。

此外,上述华兴源创相关人士向记者证实,上述新增大订单BMS芯片检测设备的客户即为苹果。

事实上,苹果经营情况对华兴源创的影响较大。

2016年度、2017年度和 2018年度,华兴源创来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78.99%、88.06%和 61.57%,客户较为集中;而华兴源创用于苹果产品检测的产品收入比例分别为75.13%、91.94%和 66.52%,占比较高。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如果大部分营收都来自于苹果和苹果的供应链企业,这是一个经营风险上的隐患。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苹果出现一点风吹草动,可能都会影响上市公司业绩表现,这类上市公司还是应该多开拓一些新客户,不能把‘宝’都压在苹果一家身上。” 产经观察家丁少将认为。

《科创板日报》 (南京,记者 王俊仙)讯,“上市后最大变化是意识到我们肩上的责任更重大。我们会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完善治理结构,争取更好的市场表现,对公司的投资者负责,更好地回馈股东,回报社会。”华兴源创方面表示。

华兴源创(.SH),顶着“科创板第一股”称号上市,一时风光无两,但近来它似乎不再那么“光鲜亮丽”,伴随股价下跌和业绩下滑,高知名度也给华兴源创带来了“新烦恼”。

财富暴涨后“首富”让位

从申报科创板IPO到正式启动招股程序,仅历时84天,华兴源创印证了“科创板速度”。

7月22日,华兴源创作为科创板首批25家公司之一,以代码上市,但上市首日其表现只能算“中游”。

7月22日收盘,华兴源创股价上涨了128.77%,在科创板当天25只新股涨幅中排名第9位,且周涨幅排名继续下滑,华兴源创上市首周累计涨幅108.82%,在25只新股中排第14位。

虽然股价表现并不起眼,但华兴源创实控人身价暴增,在上市首日成为“科创板首富”。

华兴源创实控人为陈文源、张茜夫妇,发行前合计持有93.15%股权,相当于持有3.36亿股,上市首日华兴源创收盘价为55.5元,两人身价合计暴涨至186.48亿元;而陈文源因持有股数约合2.41亿股,身价涨至133.76亿元。

但这只是“纸面富贵”,夫妻二人的身价也随着华兴源创此后的震荡下跌而跌落。

8月7日,华兴源创股价攀升至76.6元的收盘价,达到近期收盘价顶峰,但随后一路震荡下行,截至11月6日,收盘价为36.02元,已经低于其上市首日最低价(39.59元)。

夫妻二人合计持股市值也降为121.03亿元左右,陈文源个人持股市值降至86.81亿元。

截至11月6日,杭可科技收于39.4元,实控人曹骥、曹政父子,因直接和间接持有约2.79亿股,持股市值达到109.93亿元,而曹骥持股数约合2.74亿股,持股市值达到107.96亿元,已经超过陈文源。

机构调研热火朝天

事实上,从股东层面来看,首批挂牌的25家科创板公司,除了华兴源创之外,其余24家企业均得到了创投机构的入股支持。

华兴源创方面对此解释称:“主要两个方面:一是资金需求,二是技术支持。公司资金相对充裕,且为非标自动化企业,对创投需求相对较低。”

这并不影响机构对华兴源创的热情。

根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上市后至11月3日,已上市科创板公司中有15家受到调研,其中华兴源创共被调研5次,数量排第四,前三分别为杭可科技、澜起科技和容百科技,分别为7次、7次和6次。

按照调研机构数量计算,合计有22家机构参与了对华兴源创的调研,依然排名第四,前三分别为澜起科技的63家、杭可科技的47家和心脉医疗的29家。

对华兴源创调研最多的机构是基金公司,高达13家,仅次于澜起科技(20家),但只有3家券商参与调研,数量在15家被调研的科创板公司中倒数第五。

《科创板日报》 记者注意到,华兴源创上市前,由于集成电路测试相关产品收入较小,曾有自媒体质疑其招股书“收入占比仅千分之二,却把半导体行业披露成公司的主营业务”。

机构也对华兴源创的半导体概念颇为关注。在7月机构调研时,有机构问及公司“2019年半导体订单是否有突破?”

根据调研回复,与2018年相比,华兴源创半导体订单有了较大的增长。2019年上半年订单金额已经达到3亿。3亿元在手订单为电池管理芯片检测设备(BMS芯片检测)。

业绩下滑幅度科创板第五

上述BMS芯片检测设备的销售,为华兴源创2018年上半年带来稳定的业绩增长。

2019年1-6月,华兴源创实现营业收入6.9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0.63%,实现归母净利润1.3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7.36%。

然而三季报中,新增“消费电子定制化半导体芯片自动化检测设备”却拉低了华兴源创整体毛利率,从而影响三季报表现。

据 《科创板日报》 记者向华兴源创相关人士了解,“消费电子定制化半导体芯片自动化检测设备”就是“”BMS芯片检测设备。

Wind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华兴源创的毛利率为57.7%,而2019年前三季度为48.82%,下滑近10个百分点。

2019年前三季度,华兴源创实现营业收入9.94亿元,同比增长22.7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3亿元,同比下降21.66%,该下滑幅度在已上市科创板公司中排名第五。

根据Wind统计,科创板41家已上市公司中,天准科技归母净利润下滑幅度最大,同比下滑逾八成;其次是新光光电、热景生物和晶晨股份,分别下滑53.03%、29.11%和27.44%,接着就是华兴源创的21.66%。

此外,上述华兴源创相关人士向记者证实,上述新增大订单BMS芯片检测设备的客户即为苹果。

事实上,苹果经营情况对华兴源创的影响较大。

2016年度、2017年度和 2018年度,华兴源创来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78.99%、88.06%和 61.57%,客户较为集中;而华兴源创用于苹果产品检测的产品收入比例分别为75.13%、91.94%和 66.52%,占比较高。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如果大部分营收都来自于苹果和苹果的供应链企业,这是一个经营风险上的隐患。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苹果出现一点风吹草动,可能都会影响上市公司业绩表现,这类上市公司还是应该多开拓一些新客户,不能把‘宝’都压在苹果一家身上。” 产经观察家丁少将认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科创板日报》 (南京,记者 王俊仙)讯,“上市后最大变化是意识到我们肩上的责任更重大。我们会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完善治理结构,争取更好的市场表现,对公司的投资者负责,更好地回馈股东,回报社会。”华兴源创方面表示。

华兴源创(.SH),顶着“科创板第一股”称号上市,一时风光无两,但近来它似乎不再那么“光鲜亮丽”,伴随股价下跌和业绩下滑,高知名度也给华兴源创带来了“新烦恼”。

财富暴涨后“首富”让位

从申报科创板IPO到正式启动招股程序,仅历时84天,华兴源创印证了“科创板速度”。

7月22日,华兴源创作为科创板首批25家公司之一,以代码上市,但上市首日其表现只能算“中游”。

7月22日收盘,华兴源创股价上涨了128.77%,在科创板当天25只新股涨幅中排名第9位,且周涨幅排名继续下滑,华兴源创上市首周累计涨幅108.82%,在25只新股中排第14位。

虽然股价表现并不起眼,但华兴源创实控人身价暴增,在上市首日成为“科创板首富”。

华兴源创实控人为陈文源、张茜夫妇,发行前合计持有93.15%股权,相当于持有3.36亿股,上市首日华兴源创收盘价为55.5元,两人身价合计暴涨至186.48亿元;而陈文源因持有股数约合2.41亿股,身价涨至133.76亿元。

但这只是“纸面富贵”,夫妻二人的身价也随着华兴源创此后的震荡下跌而跌落。

8月7日,华兴源创股价攀升至76.6元的收盘价,达到近期收盘价顶峰,但随后一路震荡下行,截至11月6日,收盘价为36.02元,已经低于其上市首日最低价(39.59元)。

夫妻二人合计持股市值也降为121.03亿元左右,陈文源个人持股市值降至86.81亿元。

截至11月6日,杭可科技收于39.4元,实控人曹骥、曹政父子,因直接和间接持有约2.79亿股,持股市值达到109.93亿元,而曹骥持股数约合2.74亿股,持股市值达到107.96亿元,已经超过陈文源。

机构调研热火朝天

事实上,从股东层面来看,首批挂牌的25家科创板公司,除了华兴源创之外,其余24家企业均得到了创投机构的入股支持。

华兴源创方面对此解释称:“主要两个方面:一是资金需求,二是技术支持。公司资金相对充裕,且为非标自动化企业,对创投需求相对较低。”

这并不影响机构对华兴源创的热情。

根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上市后至11月3日,已上市科创板公司中有15家受到调研,其中华兴源创共被调研5次,数量排第四,前三分别为杭可科技、澜起科技和容百科技,分别为7次、7次和6次。

按照调研机构数量计算,合计有22家机构参与了对华兴源创的调研,依然排名第四,前三分别为澜起科技的63家、杭可科技的47家和心脉医疗的29家。

对华兴源创调研最多的机构是基金公司,高达13家,仅次于澜起科技(20家),但只有3家券商参与调研,数量在15家被调研的科创板公司中倒数第五。

《科创板日报》 记者注意到,华兴源创上市前,由于集成电路测试相关产品收入较小,曾有自媒体质疑其招股书“收入占比仅千分之二,却把半导体行业披露成公司的主营业务”。

机构也对华兴源创的半导体概念颇为关注。在7月机构调研时,有机构问及公司“2019年半导体订单是否有突破?”

根据调研回复,与2018年相比,华兴源创半导体订单有了较大的增长。2019年上半年订单金额已经达到3亿。3亿元在手订单为电池管理芯片检测设备(BMS芯片检测)。

业绩下滑幅度科创板第五

上述BMS芯片检测设备的销售,为华兴源创2018年上半年带来稳定的业绩增长。

2019年1-6月,华兴源创实现营业收入6.9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0.63%,实现归母净利润1.3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7.36%。

然而三季报中,新增“消费电子定制化半导体芯片自动化检测设备”却拉低了华兴源创整体毛利率,从而影响三季报表现。

据 《科创板日报》 记者向华兴源创相关人士了解,“消费电子定制化半导体芯片自动化检测设备”就是“”BMS芯片检测设备。

Wind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华兴源创的毛利率为57.7%,而2019年前三季度为48.82%,下滑近10个百分点。

2019年前三季度,华兴源创实现营业收入9.94亿元,同比增长22.7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3亿元,同比下降21.66%,该下滑幅度在已上市科创板公司中排名第五。

根据Wind统计,科创板41家已上市公司中,天准科技归母净利润下滑幅度最大,同比下滑逾八成;其次是新光光电、热景生物和晶晨股份,分别下滑53.03%、29.11%和27.44%,接着就是华兴源创的21.66%。

此外,上述华兴源创相关人士向记者证实,上述新增大订单BMS芯片检测设备的客户即为苹果。

事实上,苹果经营情况对华兴源创的影响较大。

2016年度、2017年度和 2018年度,华兴源创来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78.99%、88.06%和 61.57%,客户较为集中;而华兴源创用于苹果产品检测的产品收入比例分别为75.13%、91.94%和 66.52%,占比较高。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如果大部分营收都来自于苹果和苹果的供应链企业,这是一个经营风险上的隐患。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苹果出现一点风吹草动,可能都会影响上市公司业绩表现,这类上市公司还是应该多开拓一些新客户,不能把‘宝’都压在苹果一家身上。” 产经观察家丁少将认为。

《科创板日报》 (南京,记者 王俊仙)讯,“上市后最大变化是意识到我们肩上的责任更重大。我们会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完善治理结构,争取更好的市场表现,对公司的投资者负责,更好地回馈股东,回报社会。”华兴源创方面表示。

华兴源创(.SH),顶着“科创板第一股”称号上市,一时风光无两,但近来它似乎不再那么“光鲜亮丽”,伴随股价下跌和业绩下滑,高知名度也给华兴源创带来了“新烦恼”。

财富暴涨后“首富”让位

从申报科创板IPO到正式启动招股程序,仅历时84天,华兴源创印证了“科创板速度”。

7月22日,华兴源创作为科创板首批25家公司之一,以代码上市,但上市首日其表现只能算“中游”。

7月22日收盘,华兴源创股价上涨了128.77%,在科创板当天25只新股涨幅中排名第9位,且周涨幅排名继续下滑,华兴源创上市首周累计涨幅108.82%,在25只新股中排第14位。

虽然股价表现并不起眼,但华兴源创实控人身价暴增,在上市首日成为“科创板首富”。

华兴源创实控人为陈文源、张茜夫妇,发行前合计持有93.15%股权,相当于持有3.36亿股,上市首日华兴源创收盘价为55.5元,两人身价合计暴涨至186.48亿元;而陈文源因持有股数约合2.41亿股,身价涨至133.76亿元。

但这只是“纸面富贵”,夫妻二人的身价也随着华兴源创此后的震荡下跌而跌落。

8月7日,华兴源创股价攀升至76.6元的收盘价,达到近期收盘价顶峰,但随后一路震荡下行,截至11月6日,收盘价为36.02元,已经低于其上市首日最低价(39.59元)。

夫妻二人合计持股市值也降为121.03亿元左右,陈文源个人持股市值降至86.81亿元。

截至11月6日,杭可科技收于39.4元,实控人曹骥、曹政父子,因直接和间接持有约2.79亿股,持股市值达到109.93亿元,而曹骥持股数约合2.74亿股,持股市值达到107.96亿元,已经超过陈文源。

机构调研热火朝天

事实上,从股东层面来看,首批挂牌的25家科创板公司,除了华兴源创之外,其余24家企业均得到了创投机构的入股支持。

华兴源创方面对此解释称:“主要两个方面:一是资金需求,二是技术支持。公司资金相对充裕,且为非标自动化企业,对创投需求相对较低。”

这并不影响机构对华兴源创的热情。

根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上市后至11月3日,已上市科创板公司中有15家受到调研,其中华兴源创共被调研5次,数量排第四,前三分别为杭可科技、澜起科技和容百科技,分别为7次、7次和6次。

按照调研机构数量计算,合计有22家机构参与了对华兴源创的调研,依然排名第四,前三分别为澜起科技的63家、杭可科技的47家和心脉医疗的29家。

对华兴源创调研最多的机构是基金公司,高达13家,仅次于澜起科技(20家),但只有3家券商参与调研,数量在15家被调研的科创板公司中倒数第五。

《科创板日报》 记者注意到,华兴源创上市前,由于集成电路测试相关产品收入较小,曾有自媒体质疑其招股书“收入占比仅千分之二,却把半导体行业披露成公司的主营业务”。

机构也对华兴源创的半导体概念颇为关注。在7月机构调研时,有机构问及公司“2019年半导体订单是否有突破?”

根据调研回复,与2018年相比,华兴源创半导体订单有了较大的增长。2019年上半年订单金额已经达到3亿。3亿元在手订单为电池管理芯片检测设备(BMS芯片检测)。

业绩下滑幅度科创板第五

上述BMS芯片检测设备的销售,为华兴源创2018年上半年带来稳定的业绩增长。

2019年1-6月,华兴源创实现营业收入6.9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0.63%,实现归母净利润1.3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7.36%。

然而三季报中,新增“消费电子定制化半导体芯片自动化检测设备”却拉低了华兴源创整体毛利率,从而影响三季报表现。

据 《科创板日报》 记者向华兴源创相关人士了解,“消费电子定制化半导体芯片自动化检测设备”就是“”BMS芯片检测设备。

Wind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华兴源创的毛利率为57.7%,而2019年前三季度为48.82%,下滑近10个百分点。

2019年前三季度,华兴源创实现营业收入9.94亿元,同比增长22.7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3亿元,同比下降21.66%,该下滑幅度在已上市科创板公司中排名第五。

根据Wind统计,科创板41家已上市公司中,天准科技归母净利润下滑幅度最大,同比下滑逾八成;其次是新光光电、热景生物和晶晨股份,分别下滑53.03%、29.11%和27.44%,接着就是华兴源创的21.66%。

此外,上述华兴源创相关人士向记者证实,上述新增大订单BMS芯片检测设备的客户即为苹果。

事实上,苹果经营情况对华兴源创的影响较大。

2016年度、2017年度和 2018年度,华兴源创来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78.99%、88.06%和 61.57%,客户较为集中;而华兴源创用于苹果产品检测的产品收入比例分别为75.13%、91.94%和 66.52%,占比较高。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如果大部分营收都来自于苹果和苹果的供应链企业,这是一个经营风险上的隐患。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苹果出现一点风吹草动,可能都会影响上市公司业绩表现,这类上市公司还是应该多开拓一些新客户,不能把‘宝’都压在苹果一家身上。” 产经观察家丁少将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