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大师闻一多,给学生发烟,因贫穷替人刻印章,自称是叛徒

时间:2019-09-12 来源:www.chemyn.com

  2019 琦仔听故事

  民国时期大师云集,他们成绩斐然,同样也有着独特的嗜好,发生过不少的趣事。比如胡适爱好打牌,还曾在日记里痛斥自己,结果第二天依旧去打牌。

  世人眼里的闻一多,是才华横溢的诗人和学者,更是正义凛然的民族斗士。殊不知私下里,他的烟瘾出了名的大,还喜欢给妻子写情书,有着许多的趣事。

  

  一、爱好学习,烟瘾很大

  闻一多出身于名门望族,从小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在家庭的熏陶之下,他十分好学,只要一拿到书本,便读得如痴如醉,还因此闹出了笑话。

  在他大婚当天,家里张灯结彩,十分热闹。亲人朋友很早便来祝贺,眼看迎亲的队伍就到家门了,却迟迟不见新郎的踪影。

  大家十分着急,四处找寻,最后在书房找到了他。

  

  闻一多此时正捧着书,读得十分痴迷,他也因此常常被人调侃“醉”书。

  生活中,闻一多算得上烟不离手,他的烟瘾十分大。

  当时,由于战争爆发,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紧急迁往昆明,组成西南联大。闻一多也随队伍徒步奔赴昆明,继续自己的教学工作。

  

  即使在上课时,他也是烟不离手,抽得十分起劲。每天进教室的第一件事,不是讲课,而是熟练掏出烟盒,一本正经地问下面的学生:“哪位吸烟?”

  老师的烟,学生自然是不敢接,连连推辞。闻一多也不坚持,转身给自己点上一根,用力吸上一口,再缓缓打开笔记本,开始用抑扬顿挫的语言讲课。

  在学生的眼里,他治学严谨,一丝不苟,可是面对妻子,他却是一个爱说情话、写情书的丈夫。

  两人的婚姻虽然是父母包办,却在长期的通信中产生了爱情,并且相濡以沫度过了一生。

  

  二、因贫困帮人刻印章

  由于社会动乱,当时的教授们生活都十分清贫。如朱自清就曾经遇到一个乞丐,他跟人家说自己是教授,乞丐便自己离开了,足见他们生活贫困。

  为了贴补家用,闻一多白天上课、兼职,晚上给学生修改作业后,半夜还要帮人刻印章,可谓是十分辛苦。

  他曾在给朋友的信里说:

  “弟之经济状况,更不堪问。两年前,时在断炊之威胁中度日……乃挂牌刻章以资弥补,最近三分之二收入端赖此道。”

  闻一多曾经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刻了一千四百多方印章,高产量的背后尽是生活的无奈。

  同事们见其生活不易,也积极帮忙推荐印章客户。当时西南联大的朱自清、沈从文等人都曾经堂而皇之帮忙打过广告。

  浦江清甚至写了专门的骈文,细致介绍过篆刻艺术的起源,闻一多技艺之精湛,文章结尾明码标价,妥妥的宣传广告。

  

  在众人的推广宣传下,人们纷纷慕名前来。喜爱篆刻的、附庸风雅的以及希望一睹大家风采的人,都来购买印章,生意十分兴隆。

  然而闻一多却从来没有因为此事荒废学问。他研究学问从来都是一丝不苟,决没有半点的松懈,

  三、自称自己是叛徒

  虽然生活贫困,可是闻一多却始终保持着文人风骨。他刻印章的操守极其严格,并不是付钱者他都给刻。

  

  他一直是一位大义凛然的爱国战士,一生反对独裁,为了民主斗争,甚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是当时广大进步青年的良师益友。

  在“一二一”运动中,闻一多四处演讲,指导和鼓舞广大爱国学生勇敢斗争,为争取民主自由,作出了巨大贡献。

  可笑的是,当时镇压学生运动的罪魁祸首李宗黄,却厚颜无耻地附庸风雅,特意找来了一块好章料,请求他刻印章,还承诺了丰厚报酬。

  

  闻一多对于这种人自然是嗤之以鼻,并不理会他的请求,将石料送了回去。遭到拒绝的李宗黄恼羞成怒,竟然将收他印章的店铺砸了。

  这种跳梁小丑的行为,闻一多自然不会放在眼里,也不会因此惧怕或者妥协,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

  闻一多自用的印章中,有一块刻着“叛徒”二字。平日里有人请求题字,他便会用这块章。人们对此十分疑惑,询问“叛徒”二字的深意,他回答:“我要做一个旧世界的叛徒!”

  而闻一多的一生,都是在践行这句话。他为了民主奋斗到最后一刻,臧克家说他是“巨人中的巨人,大师笔下的大师”。

  民国时期大师云集,他们成绩斐然,同样也有着独特的嗜好,发生过不少的趣事。比如胡适爱好打牌,还曾在日记里痛斥自己,结果第二天依旧去打牌。

  世人眼里的闻一多,是才华横溢的诗人和学者,更是正义凛然的民族斗士。殊不知私下里,他的烟瘾出了名的大,还喜欢给妻子写情书,有着许多的趣事。

  

  一、爱好学习,烟瘾很大

  闻一多出身于名门望族,从小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在家庭的熏陶之下,他十分好学,只要一拿到书本,便读得如痴如醉,还因此闹出了笑话。

  在他大婚当天,家里张灯结彩,十分热闹。亲人朋友很早便来祝贺,眼看迎亲的队伍就到家门了,却迟迟不见新郎的踪影。

  大家十分着急,四处找寻,最后在书房找到了他。

  

  闻一多此时正捧着书,读得十分痴迷,他也因此常常被人调侃“醉”书。

  生活中,闻一多算得上烟不离手,他的烟瘾十分大。

  当时,由于战争爆发,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紧急迁往昆明,组成西南联大。闻一多也随队伍徒步奔赴昆明,继续自己的教学工作。

  

  即使在上课时,他也是烟不离手,抽得十分起劲。每天进教室的第一件事,不是讲课,而是熟练掏出烟盒,一本正经地问下面的学生:“哪位吸烟?”

  老师的烟,学生自然是不敢接,连连推辞。闻一多也不坚持,转身给自己点上一根,用力吸上一口,再缓缓打开笔记本,开始用抑扬顿挫的语言讲课。

  在学生的眼里,他治学严谨,一丝不苟,可是面对妻子,他却是一个爱说情话、写情书的丈夫。

  两人的婚姻虽然是父母包办,却在长期的通信中产生了爱情,并且相濡以沫度过了一生。

  

  二、因贫困帮人刻印章

  由于社会动乱,当时的教授们生活都十分清贫。如朱自清就曾经遇到一个乞丐,他跟人家说自己是教授,乞丐便自己离开了,足见他们生活贫困。

  为了贴补家用,闻一多白天上课、兼职,晚上给学生修改作业后,半夜还要帮人刻印章,可谓是十分辛苦。

  他曾在给朋友的信里说:

  “弟之经济状况,更不堪问。两年前,时在断炊之威胁中度日……乃挂牌刻章以资弥补,最近三分之二收入端赖此道。”

  闻一多曾经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刻了一千四百多方印章,高产量的背后尽是生活的无奈。

  同事们见其生活不易,也积极帮忙推荐印章客户。当时西南联大的朱自清、沈从文等人都曾经堂而皇之帮忙打过广告。

  浦江清甚至写了专门的骈文,细致介绍过篆刻艺术的起源,闻一多技艺之精湛,文章结尾明码标价,妥妥的宣传广告。

  

  在众人的推广宣传下,人们纷纷慕名前来。喜爱篆刻的、附庸风雅的以及希望一睹大家风采的人,都来购买印章,生意十分兴隆。

  然而闻一多却从来没有因为此事荒废学问。他研究学问从来都是一丝不苟,决没有半点的松懈,

  三、自称自己是叛徒

  虽然生活贫困,可是闻一多却始终保持着文人风骨。他刻印章的操守极其严格,并不是付钱者他都给刻。

  

  他一直是一位大义凛然的爱国战士,一生反对独裁,为了民主斗争,甚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是当时广大进步青年的良师益友。

  在“一二一”运动中,闻一多四处演讲,指导和鼓舞广大爱国学生勇敢斗争,为争取民主自由,作出了巨大贡献。

  可笑的是,当时镇压学生运动的罪魁祸首李宗黄,却厚颜无耻地附庸风雅,特意找来了一块好章料,请求他刻印章,还承诺了丰厚报酬。

  

  闻一多对于这种人自然是嗤之以鼻,并不理会他的请求,将石料送了回去。遭到拒绝的李宗黄恼羞成怒,竟然将收他印章的店铺砸了。

  这种跳梁小丑的行为,闻一多自然不会放在眼里,也不会因此惧怕或者妥协,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

  闻一多自用的印章中,有一块刻着“叛徒”二字。平日里有人请求题字,他便会用这块章。人们对此十分疑惑,询问“叛徒”二字的深意,他回答:“我要做一个旧世界的叛徒!”

  而闻一多的一生,都是在践行这句话。他为了民主奋斗到最后一刻,臧克家说他是“巨人中的巨人,大师笔下的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