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个没有私人欲望的世界

时间:2019-09-01 来源:www.chemyn.com

  9月即将来临,时间奔跑的速度让我有些吃惊,有时候还会产生错觉,记忆会被封固在过年前的那几天——妈妈还在灶台上忙着准备早餐,爸爸背靠在摇椅上听总是让我烦恼的戏曲,妻子躲在被窝里喊叫着说’家里太冷了’,虽然妈妈往炉坑里添了好几次的火。儿子对农村的点点滴滴依旧保持高昂的好奇,一刻不得闲,那股子热情劲儿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对面邻居家的烟囱正冒着股股黑烟……

  这些画面不时的出现,总绕的我会有错觉。而如今,我上了工地,忙的没有了自己,某一天我试着用手去触碰那麻木的下面,任凭我如何的努力,它总是拒绝快感和刺激,就像隔着一层窗户纸在捣乱。天啊,原来我竟忙的忘记了身体里还藏着那股需求。

  老板隔几天就会上来,他开的车不怎么样,但是很有钱,长的更不怎么样,但依旧很有钱。他从来都不表扬人,一副黄世仁的吊丧脸,嘴里骂骂咧咧,指着所有的事情打骂一通,就好像我白吃他的三餐一般。刚开始我真不适应,曾给他尥过蹶子。后来发现他人还真的不错,最主要的是我需要钱,压力大,生活所迫,咬咬牙,忍了算他娘的。各人知道自己所求,想要的目的,过程可以难受些,坎坷些又何妨?工地上有个匠人,总莫名的就会蹦出几个字“人生不易啊”,人们议论说他大概脑子有病,其实不然,我知道他的情况,他是因为承受了太多的东西,把生活的起点到终点总结了一下而已。那些说生活幸福的人都在说着假话。

  我对自己说不想干了许多次,可是想想要还的钱,孩子的补习费,爱人渴求的眼神,我又忍住了,憋屈一点,会让许多俗事变得看起来很有意思。

  许多时间都被我浪费在刷抖音和看电影上面了。我对自己说过许多遍这样不好,可是顽固的陋习真是难以想象的生猛,一次次我都败下镇来,做了欲望的奴隶。天啊,我都做了些什么?真想给自己两个耳光。

  写作已被我抛在了遥远脑后。除了最痛苦的时候,要不然我就记不起来去这点什么?此时此刻,时间是临晨5点20分,天气依旧黑的像一团浓雾,什么也看不见。写出点什么的时候,我的心情就会好起来,也会收货一些不一样的感受,莫非写作真能治愈?

  从今天起,我要每天写点东西,记录农村的生活也允许。隔两天看一次电影,保持乐观,不要鉆牛角尖,记住自己想要什么可能会忍受许多的事情。

  

  花也伶侬OO

  字数 898

  9月即将来临,时间奔跑的速度让我有些吃惊,有时候还会产生错觉,记忆会被封固在过年前的那几天——妈妈还在灶台上忙着准备早餐,爸爸背靠在摇椅上听总是让我烦恼的戏曲,妻子躲在被窝里喊叫着说’家里太冷了’,虽然妈妈往炉坑里添了好几次的火。儿子对农村的点点滴滴依旧保持高昂的好奇,一刻不得闲,那股子热情劲儿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对面邻居家的烟囱正冒着股股黑烟……

  这些画面不时的出现,总绕的我会有错觉。而如今,我上了工地,忙的没有了自己,某一天我试着用手去触碰那麻木的下面,任凭我如何的努力,它总是拒绝快感和刺激,就像隔着一层窗户纸在捣乱。天啊,原来我竟忙的忘记了身体里还藏着那股需求。

  老板隔几天就会上来,他开的车不怎么样,但是很有钱,长的更不怎么样,但依旧很有钱。他从来都不表扬人,一副黄世仁的吊丧脸,嘴里骂骂咧咧,指着所有的事情打骂一通,就好像我白吃他的三餐一般。刚开始我真不适应,曾给他尥过蹶子。后来发现他人还真的不错,最主要的是我需要钱,压力大,生活所迫,咬咬牙,忍了算他娘的。各人知道自己所求,想要的目的,过程可以难受些,坎坷些又何妨?工地上有个匠人,总莫名的就会蹦出几个字“人生不易啊”,人们议论说他大概脑子有病,其实不然,我知道他的情况,他是因为承受了太多的东西,把生活的起点到终点总结了一下而已。那些说生活幸福的人都在说着假话。

  我对自己说不想干了许多次,可是想想要还的钱,孩子的补习费,爱人渴求的眼神,我又忍住了,憋屈一点,会让许多俗事变得看起来很有意思。

  许多时间都被我浪费在刷抖音和看电影上面了。我对自己说过许多遍这样不好,可是顽固的陋习真是难以想象的生猛,一次次我都败下镇来,做了欲望的奴隶。天啊,我都做了些什么?真想给自己两个耳光。

  写作已被我抛在了遥远脑后。除了最痛苦的时候,要不然我就记不起来去这点什么?此时此刻,时间是临晨5点20分,天气依旧黑的像一团浓雾,什么也看不见。写出点什么的时候,我的心情就会好起来,也会收货一些不一样的感受,莫非写作真能治愈?

  从今天起,我要每天写点东西,记录农村的生活也允许。隔两天看一次电影,保持乐观,不要鉆牛角尖,记住自己想要什么可能会忍受许多的事情。

  9月即将来临,时间奔跑的速度让我有些吃惊,有时候还会产生错觉,记忆会被封固在过年前的那几天——妈妈还在灶台上忙着准备早餐,爸爸背靠在摇椅上听总是让我烦恼的戏曲,妻子躲在被窝里喊叫着说’家里太冷了’,虽然妈妈往炉坑里添了好几次的火。儿子对农村的点点滴滴依旧保持高昂的好奇,一刻不得闲,那股子热情劲儿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对面邻居家的烟囱正冒着股股黑烟……

  这些画面不时的出现,总绕的我会有错觉。而如今,我上了工地,忙的没有了自己,某一天我试着用手去触碰那麻木的下面,任凭我如何的努力,它总是拒绝快感和刺激,就像隔着一层窗户纸在捣乱。天啊,原来我竟忙的忘记了身体里还藏着那股需求。

  老板隔几天就会上来,他开的车不怎么样,但是很有钱,长的更不怎么样,但依旧很有钱。他从来都不表扬人,一副黄世仁的吊丧脸,嘴里骂骂咧咧,指着所有的事情打骂一通,就好像我白吃他的三餐一般。刚开始我真不适应,曾给他尥过蹶子。后来发现他人还真的不错,最主要的是我需要钱,压力大,生活所迫,咬咬牙,忍了算他娘的。各人知道自己所求,想要的目的,过程可以难受些,坎坷些又何妨?工地上有个匠人,总莫名的就会蹦出几个字“人生不易啊”,人们议论说他大概脑子有病,其实不然,我知道他的情况,他是因为承受了太多的东西,把生活的起点到终点总结了一下而已。那些说生活幸福的人都在说着假话。

  我对自己说不想干了许多次,可是想想要还的钱,孩子的补习费,爱人渴求的眼神,我又忍住了,憋屈一点,会让许多俗事变得看起来很有意思。

  许多时间都被我浪费在刷抖音和看电影上面了。我对自己说过许多遍这样不好,可是顽固的陋习真是难以想象的生猛,一次次我都败下镇来,做了欲望的奴隶。天啊,我都做了些什么?真想给自己两个耳光。

  写作已被我抛在了遥远脑后。除了最痛苦的时候,要不然我就记不起来去这点什么?此时此刻,时间是临晨5点20分,天气依旧黑的像一团浓雾,什么也看不见。写出点什么的时候,我的心情就会好起来,也会收货一些不一样的感受,莫非写作真能治愈?

  从今天起,我要每天写点东西,记录农村的生活也允许。隔两天看一次电影,保持乐观,不要鉆牛角尖,记住自己想要什么可能会忍受许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