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遍千山万水找到了那个不吸烟,不喝酒,不嫖娼,不赌钱的男人,下图是他现在的样子

时间:2019-08-09 来源:www.chemyn.com



  

  对不起,各位简友,我叫张友发,家住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郊区的破土房子里。

  我为什么混成了现在的样子,现在回想起来是错过了人生的四次机遇造成的。

  刚开始进工厂,我很卖力,厂子开会特意给我点燃一支烟,结果我说不抽烟,抽烟不是好男人。

  后来厂子不景气,第一个被裁员的就是我。谁知道刚裁员第二年,gj新的政策出台,小厂子有了销路,第三年成为第一批上市公司,留下的人现在都发财了。

  第二次机遇,我被裁员很是不服,因为我能说会道,所以我去别的公司干起了销售生意。

  有一家商户很难搞定,前面业务员被迫放弃,但我看重该客户潜力,不放弃,对方终于同意晚上和我一起吃饭。

  当时拿的是三星牌习酒,三四十块钱,很贵了。

  对方喝了两杯都赞叹好酒,只不过他们看我不喝酒,执意让我分享,我坚决不同意,对方也没有再坚持。

  结果饭局结束,我去前台结账,服务员却说已经结过账了。

  经历过这两件事,我痛定思痛,做一个好男人多么不易。既然官场,生意场不适合我,咱回农村老家种地行不?

  谁知道在农村两年,同龄的人都外出打工,有的去北京,有的去广东。两年不到,回家翻盖房子,都娶了媳妇。

  年轻时候,我比他们长得高,长得帅,愣是没有姑娘看上我。

  好在同村有一哥们心眼实,也许看我可怜,也许他不在家时我帮他家干过农活。

  过年回家以后,找我商量跟他一起去东莞。我觉得他为人不错,一路上花钱吃喝全是他张罗。

  一到东莞我就和他进了同一个电子厂,干了半年,诸事顺遂。

  一天放假,他非要带我去一家洗头发。我以为就是洗个头就去了。谁知道他还花了一百元,找了两个小姐,我俩一人一个。

  那两小姐性格很不错,人也漂亮,我寻思做老婆比较合适,就没有下手。

  十分钟以后,我那朋友玩完在门口等我,而我还在和小姐吹牛逼。

  我朋友等了好久我才出去,他夸我身体好,有潜力。

  谁知道一结账老鸨只收七十元,我们三天没理我,我又不吸烟,又不喝酒,他也无法创造和解气氛。

  这事就一直憋着,拖着。终于在我一次操作失误的时候,公司主管找我朋友谈话,结果我被辞退了。

  最后一次机会,我靠着在东莞积累了一点小钱回家找了一个媳妇,谁知道第二年就有了孩子,没钱养,只能再想办法外出打工。

  可是我朋友也不带我,我只能自己偷摸着去工地。

  谁知道工地上的人都是一伙一伙的,我一个外马子到工地经常受欺负。这时候突然也来了一个外马子,我就和他走得近一些。

  谁知道一发工资,他就不怎么理我了,而且还和其它工友打成一片。

  我又成了唯一一个外马子,被欺负嘲笑的对象。

  晚上睡觉,我望着满天繁星,心里不服。

  那小子每天干得比我少,他们不说,不欺负,为啥干得最多的人被欺负呢?

  此时,宿舍就我一人,但隔壁宿舍嘈杂无比,我推门进去,发现那小子正在和各个团队的小工头砸金花呢?

  他们喊我上,我一看是赌博,赌博肯定不好,就在我走后不久,抓赌的来了。

  其实也不算我走漏风声的,就是他们经常玩,警察刚好路过而已。

  结果,工地上我也没法干,只能继续回家,回到家才发现老婆带着孩子跟别人跑了。

  几十年以后,我接受简书村头愚农的采访,大家不要见笑,像我这种四好男人恐怕全球唯一了吧!

  不过我现在只能做一个五保户,混吃混喝等死。

  96

  村头愚农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5

  2019.08.04 18:42*

  字数 1260

  

  对不起,各位简友,我叫张友发,家住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郊区的破土房子里。

  我为什么混成了现在的样子,现在回想起来是错过了人生的四次机遇造成的。

  刚开始进工厂,我很卖力,厂子开会特意给我点燃一支烟,结果我说不抽烟,抽烟不是好男人。

  后来厂子不景气,第一个被裁员的就是我。谁知道刚裁员第二年,gj新的政策出台,小厂子有了销路,第三年成为第一批上市公司,留下的人现在都发财了。

  第二次机遇,我被裁员很是不服,因为我能说会道,所以我去别的公司干起了销售生意。

  有一家商户很难搞定,前面业务员被迫放弃,但我看重该客户潜力,不放弃,对方终于同意晚上和我一起吃饭。

  当时拿的是三星牌习酒,三四十块钱,很贵了。

  对方喝了两杯都赞叹好酒,只不过他们看我不喝酒,执意让我分享,我坚决不同意,对方也没有再坚持。

  结果饭局结束,我去前台结账,服务员却说已经结过账了。

  经历过这两件事,我痛定思痛,做一个好男人多么不易。既然官场,生意场不适合我,咱回农村老家种地行不?

  谁知道在农村两年,同龄的人都外出打工,有的去北京,有的去广东。两年不到,回家翻盖房子,都娶了媳妇。

  年轻时候,我比他们长得高,长得帅,愣是没有姑娘看上我。

  好在同村有一哥们心眼实,也许看我可怜,也许他不在家时我帮他家干过农活。

  过年回家以后,找我商量跟他一起去东莞。我觉得他为人不错,一路上花钱吃喝全是他张罗。

  一到东莞我就和他进了同一个电子厂,干了半年,诸事顺遂。

  一天放假,他非要带我去一家洗头发。我以为就是洗个头就去了。谁知道他还花了一百元,找了两个小姐,我俩一人一个。

  那两小姐性格很不错,人也漂亮,我寻思做老婆比较合适,就没有下手。

  十分钟以后,我那朋友玩完在门口等我,而我还在和小姐吹牛逼。

  我朋友等了好久我才出去,他夸我身体好,有潜力。

  谁知道一结账老鸨只收七十元,我们三天没理我,我又不吸烟,又不喝酒,他也无法创造和解气氛。

  这事就一直憋着,拖着。终于在我一次操作失误的时候,公司主管找我朋友谈话,结果我被辞退了。

  最后一次机会,我靠着在东莞积累了一点小钱回家找了一个媳妇,谁知道第二年就有了孩子,没钱养,只能再想办法外出打工。

  可是我朋友也不带我,我只能自己偷摸着去工地。

  谁知道工地上的人都是一伙一伙的,我一个外马子到工地经常受欺负。这时候突然也来了一个外马子,我就和他走得近一些。

  谁知道一发工资,他就不怎么理我了,而且还和其它工友打成一片。

  我又成了唯一一个外马子,被欺负嘲笑的对象。

  晚上睡觉,我望着满天繁星,心里不服。

  那小子每天干得比我少,他们不说,不欺负,为啥干得最多的人被欺负呢?

  此时,宿舍就我一人,但隔壁宿舍嘈杂无比,我推门进去,发现那小子正在和各个团队的小工头砸金花呢?

  他们喊我上,我一看是赌博,赌博肯定不好,就在我走后不久,抓赌的来了。

  其实也不算我走漏风声的,就是他们经常玩,警察刚好路过而已。

  结果,工地上我也没法干,只能继续回家,回到家才发现老婆带着孩子跟别人跑了。

  几十年以后,我接受简书村头愚农的采访,大家不要见笑,像我这种四好男人恐怕全球唯一了吧!

  不过我现在只能做一个五保户,混吃混喝等死。

  

  对不起,各位简友,我叫张友发,家住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郊区的破土房子里。

  我为什么混成了现在的样子,现在回想起来是错过了人生的四次机遇造成的。

  刚开始进工厂,我很卖力,厂子开会特意给我点燃一支烟,结果我说不抽烟,抽烟不是好男人。

  后来厂子不景气,第一个被裁员的就是我。谁知道刚裁员第二年,gj新的政策出台,小厂子有了销路,第三年成为第一批上市公司,留下的人现在都发财了。

  第二次机遇,我被裁员很是不服,因为我能说会道,所以我去别的公司干起了销售生意。

  有一家商户很难搞定,前面业务员被迫放弃,但我看重该客户潜力,不放弃,对方终于同意晚上和我一起吃饭。

  当时拿的是三星牌习酒,三四十块钱,很贵了。

  对方喝了两杯都赞叹好酒,只不过他们看我不喝酒,执意让我分享,我坚决不同意,对方也没有再坚持。

  结果饭局结束,我去前台结账,服务员却说已经结过账了。

  经历过这两件事,我痛定思痛,做一个好男人多么不易。既然官场,生意场不适合我,咱回农村老家种地行不?

  谁知道在农村两年,同龄的人都外出打工,有的去北京,有的去广东。两年不到,回家翻盖房子,都娶了媳妇。

  年轻时候,我比他们长得高,长得帅,愣是没有姑娘看上我。

  好在同村有一哥们心眼实,也许看我可怜,也许他不在家时我帮他家干过农活。

  过年回家以后,找我商量跟他一起去东莞。我觉得他为人不错,一路上花钱吃喝全是他张罗。

  一到东莞我就和他进了同一个电子厂,干了半年,诸事顺遂。

  一天放假,他非要带我去一家洗头发。我以为就是洗个头就去了。谁知道他还花了一百元,找了两个小姐,我俩一人一个。

  那两小姐性格很不错,人也漂亮,我寻思做老婆比较合适,就没有下手。

  十分钟以后,我那朋友玩完在门口等我,而我还在和小姐吹牛逼。

  我朋友等了好久我才出去,他夸我身体好,有潜力。

  谁知道一结账老鸨只收七十元,我们三天没理我,我又不吸烟,又不喝酒,他也无法创造和解气氛。

  这事就一直憋着,拖着。终于在我一次操作失误的时候,公司主管找我朋友谈话,结果我被辞退了。

  最后一次机会,我靠着在东莞积累了一点小钱回家找了一个媳妇,谁知道第二年就有了孩子,没钱养,只能再想办法外出打工。

  可是我朋友也不带我,我只能自己偷摸着去工地。

  谁知道工地上的人都是一伙一伙的,我一个外马子到工地经常受欺负。这时候突然也来了一个外马子,我就和他走得近一些。

  谁知道一发工资,他就不怎么理我了,而且还和其它工友打成一片。

  我又成了唯一一个外马子,被欺负嘲笑的对象。

  晚上睡觉,我望着满天繁星,心里不服。

  那小子每天干得比我少,他们不说,不欺负,为啥干得最多的人被欺负呢?

  此时,宿舍就我一人,但隔壁宿舍嘈杂无比,我推门进去,发现那小子正在和各个团队的小工头砸金花呢?

  他们喊我上,我一看是赌博,赌博肯定不好,就在我走后不久,抓赌的来了。

  其实也不算我走漏风声的,就是他们经常玩,警察刚好路过而已。

  结果,工地上我也没法干,只能继续回家,回到家才发现老婆带着孩子跟别人跑了。

  几十年以后,我接受简书村头愚农的采访,大家不要见笑,像我这种四好男人恐怕全球唯一了吧!

  不过我现在只能做一个五保户,混吃混喝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