篱落疏疏月又西179依计而行

时间:2019-07-20 来源:www.chemyn.com

  

  图片发自简书App

  苏长海站了起来,他转身看着窗外。其实他什么也看不到,浓雾把这天地连到了一起。他狠狠地吸了口烟,咳嗽了两声:“你太小瞧叶媚了。叶媚的办事能力不在你之下。这两年她跟着我,竞标成功了好几个项目。她不服你的管理,是有资本的。”

  “爸,你知道宋太祖为什么要杯酒释兵权吗?”苏子卿觉得叶媚再有能力,不服自己的管理,这点不行。

  苏长海笑了笑,转身:“那是以后的事情,你现在得忍耐。”他弹了弹烟灰:“那些年我和孙志刚为夏智勇做了不少事,孙志刚出面调停,我善后。因为善后,我才握住了叶媚这张牌,我得防夏智勇。如今他既灭孙志刚,又怎会饶我?我已经给你说得很直白了。今天是孙志刚,明天定会是我!”他知道当天亮时,迎接自己的许是警察的手铐。自己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他很清楚,法律终究是公正的。

  “爸,既然你已经预料到了明天,你现在就逃走吧?”苏子卿推自己父亲。

  苏长海摇了摇手:“我逃去哪里?天网恢恢,我不如静观其变,该来的总会来。”

  苏子卿揉着额头,不敢看父亲的脸。他知道自己父亲是个执拗的人。他们父子各揣心事,没有再说只言片语。早晨七点钟,苏长海拍了拍自己的椅子:“这个位置是我奋斗一生所得,你必须给我坐下去。我相信,像夏智勇那样的人不会长久。”他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小韩。”

  苏子卿知道这是自己母亲打来的电话。

  “我没事,逃什么?”苏长海怕子卿妈担心,他挂了电话:“子卿,警察要来了。今天立刻把企业法人换成你的名字,动用叶媚这张牌,向黄岚求婚!”他的办公室里走进来几个警察。

  为首的警察拿出拘捕令:“苏长海,你涉嫌六起故意伤害、恐吓、虚假合同和违法经营……”

  苏长海走到警察面前,他伸出了自己的双手。他自知有这一天,所以很平静。他走到门口时,回头看苏子卿:“记住好好管理公司。”

  苏子卿自然明白自己父亲的意思。他知道父亲这一路走来,有违法经营,其中不乏黑社会性质。在夏智勇还是个小职员时,与自己父亲称兄道弟,公司法人虽是自己父亲名字,年年红利没有少过夏智勇一分。

  因为牵扯自身利益,夏智勇经常现身说法,利用职权为公司也拉下不少生意。当然他常以感谢客户为由,从苏家公司提取公关费用。正是这些费用为自己铺出了一条升迁之路。他成为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时期的领军人物,苏家的公司成为他政绩的一部分。

  夏智勇如今又要升职,他要抹去曾经的历史,自然要从孙志刚和自己父亲头上做起。

  苏子卿立刻给叶媚打电话:“叶媚,你现在就回总公司一趟,我有工作安排。”

  苏子卿整理完父亲的抽屉已经是早上八点,他又叫来父亲的秘书:“王叔,你和徐律师立刻去工商局把企业法人换成我的名字。从现在起停用我爸的名片和宣传画册,把公司门口的易拉宝换掉。”他知道父亲出事的消息很快会上报纸,父亲让自己尽快更换法人,是怕对企业造成不良影响。

  苏子卿安排好这一切,又给黄岚打电话:“我回户县了,今天下午请你吃饭。”为了公司,他必须听从父亲的安排,他要把父亲创下的家业撑下去。黄岚早就有意于自己,他求婚定然成功。夏智勇如今恨不得铲平苏家,他需为苏家找到新的依靠。

  中午九点叶媚才回到总公司,她感觉公司今天的气氛不太对。她着急地推开苏长海办公室的门,坐在董事长位置的却是苏子卿:“苏董呢?”

  苏子卿缓缓地抬起头来,他一脸严肃:“从今天起,我就是公司的法人苏董。”

  “苏总,我要见苏董。”叶媚对苏长海有深深的感激之情。在她上学期间,苏长海不止一次为她母亲付过医疗费,并给她父亲在苏家安排了一份工作。

  “叶媚,你以为我想坐在这把椅子上吗?坐在这把椅子上要担起多少重负?以我现在的能力……叶媚,我需要你的帮助。”苏子卿站了起来,他握住叶媚的手。

  “苏家对我们家有恩,我自然会帮你。可是苏董呢?”叶媚还是想见苏长海。

  苏子卿垂下了脑袋:“叶媚,我爸出事了。”他细长的眼睛里全是伤心,他知道九七年的侥幸不可能再出现了:“你知道我爸当年为什么要帮你们吗?”他看着叶媚,这也是叶媚一直想知道的吧?她的目光里有无尽的期盼。

  苏子卿转身背对着叶媚:“你有个妹妹叫叶好?”

  “你怎么知道?”叶媚一脸惊异地看着苏子卿。

  “我爸在报纸上看到叶好坠楼身亡的消息,又知道你爸当时下岗。你知道他是企业家,一直在做公益,所以特意去你家探望。结果他看到了你家生计维艰……昨晚,我和我爸谈你,他无意之间提起叶好,他说他一直想不通,一个花季少女,有极好的前途,怎么会……”苏子卿把叶媚的思绪往叶好的事情上领。

  叶媚的表情立刻变得痛苦起来:“叶好是我的双生妹妹,她是个很活波很开朗的女孩子,我到现在也不相信她会自杀。”她的眼泪流了出来。

  “既然你们一直都怀疑当年的调查结果,为什么不……”苏子卿明知故问。

  叶媚无法抑制自己的悲伤:“事情过去了多年,又无他杀证据。叶好走了,带走了我妈。我爸这么多年都不敢进叶好的房间,我们情愿相信叶好是出去玩了。”

  “叶好在大学就没有很好的朋友吗?你就没有想过从她最好的朋友那里了解?”苏子卿刻意提醒叶媚,叶媚是个聪明的女孩子。

  叶媚擦着眼泪:“叶好告诉过我,她最好的朋友叫夏沫。她们好的像一个人,她们的审美观都一样,她们喜欢上了同一个人……”她说到这里惊异地看着苏子卿:“你好像对我提起过夏沫这个名字?”

  “不会是同一个夏沫吧?我说的夏沫是西工大毕业,她是我高中时的女友。”苏子卿叹息了一声:“我现在才知道她为人狠辣。她为了乔远寒,处处算计打压姜寒云。姜寒云现在的境遇和夏沫脱不了干系!”

  叶媚的眉头皱了起来:“苏总,是同一个夏沫,叶好也喜欢乔远寒。”她突然意识到什么:”苏总,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你突然和我说这些?”

  苏子卿故意停止这个话题:“叶媚,西安那边上柜的事情,你全权负责。我需要呆在户县处理总公司的事。”他知道以叶媚的智慧,绝对听出来一二,否则她不会这样问自己。

  “苏总,不苏董,我会全力以赴的。”叶媚说完又接着追问:“夏沫现在在哪里上班?”

  苏子卿拿起办公桌上的笔,写下了夏沫的地址,递给叶媚。他又觉得这无疑把叶媚推进了险境。叶媚能不能斗过夏沫?夏智勇会不会如自己父亲说的那样,露出狐狸尾巴?

  叶媚离开了总公司,她坐车到了西安,然后又倒车到了长安北站。她挡了辆出租车:“去**局。”

  叶媚到的时候是中午十一点四十,快到下班的时间。她走进去:“你好,我找夏沫。”

  “夏沫现在有哺乳时间,提前下班了。”传达室的人告诉叶媚:“要不,你下午两点再来?”

  “好,谢谢师傅了。”叶媚便决定等到下午。苏子卿说,夏沫为了乔远寒,处处算计姜寒云。那么当年叶好和夏沫同时喜欢乔远寒,夏沫会不会也算计叶好?

  这个想法促使叶媚来找夏沫。她知道自己和叶好终究有几分相像。若夏沫当年真的做了什么,她见到自己会是怎样的表情?

  叶媚从长安正街走过南街,再从南街走到老街,又从老街走到小吃街。她在小吃街简单地吃了东西,又慢慢地往回走。

  这时是中午一点半,阳光很薄,风很轻,看着是晴空朗朗,叶媚却觉得很冷。她就站在**局门口,任阳光落在自己身上。她的长发披散着,一如那年的叶好。

  夏沫今天心情不错,她斜挎着包,哼着小曲并化了淡妆。今天中午,王梓回家做了午饭,并亲自给她盛到了碗里。他们夫妻俩难得地谈了谈心。这是从苏子卿捣鬼后,王梓第一次和她心平气和地说话。

  夏沫拢了拢自己被风吹散的头发,她随意地看向单位的大门。她的脸色骤然变得苍白,她下意识地后退,她转身想跑。她想起了血,想起了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她下意识地看自己的手。